时间:3022年七月 地点:地球,星蓝公寓 夏日的清晨,湛蓝的天空却好像被盖上了一层磨砂布,看不真切的灰又若隐若现的蓝。微微袭来的凉风,透过窗户吹起窗帘的... 等等?哪儿来的风? 苏清言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只感觉脸上有阵阵的凉风,还有呼呼的声音,痒痒的,湿湿的,怎么感觉都不太像正常的风。 她眼睛都没睁,一把将被子拉过头顶,呢喃着:“妈,再让我睡会儿,我昨天晚上做兼职到三点才收工。” 话说完,房间里静悄悄的,不像是有人的样子。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爸妈今天早上要去外地聚会的事。 翻个身打算继续睡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出一道机械化的声音:“传送系统提示,您在地球的身份已智能生成。” 这声音可谓是将她的睡意一扫而光,睁着一双惺忪的眼睛,发现面前一片漆黑。她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掀开一个角,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吓得她一声尖叫从床上蹦起来,抄起床头柜的台灯就冲那男人的脑袋砸过去。 砸了一下之后发现那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于是就握着台灯不敢再继续砸,一步一步的向后退,边退还边哆哆嗦嗦的假装很有气势的威胁道:“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存在值很多很多的人,对社会有贡献,对国家有贡献的。如果你敢偷我们家的东西,或者想做其他的什么的话,你会被直接消灭掉的。” 那个被威胁的人一脸的冷漠,好像丝毫不受她的威胁,脑袋里自动识别到智能生成的身份。 严一:27岁,职业无,存在值:03(危险,请尽快提升存在值。) “什么是存在值?没有存在值会怎样?” “啊?存在值就是你的价值,直接关系到你将得到的氧气量。没有存在值就...会被抓去做苦工。你,你不会是最近新闻说的那个非法盗取存在值的人吧?”她顶着一对黑眼圈,疑惑地看着他,心里其实在想,长这么帅,直接靠脸就行了,干嘛非要盗窃呢? “不是。我对你们那种东西没兴趣。我是意外掉到你家的,抱歉吓到你了,你可以继续睡。” “等等?!”苏清言鞋子也不穿,身上还是昨天晚上兼职完累的没换的衣服。确认自己没有衣冠不整,不会被误会之后,跳下床,手里的台灯却还是不敢放下,戒备的扛在肩头,警惕的盯着他转了一圈儿之后,退开一米远,然后目测了一下他的腿,又退后了两米直到贴墙。 确定自己现在处于安全圈儿内后,她接着开口,口气嚣张的大声质问:“你骗三岁小孩儿呢?意外掉到我家?我家窗户关的好好的,门也是锁的好好的,你告诉我掉下来的?大哥麻烦你撒谎打个草稿行吗?现在都3022年了,别跟我整那些一眼就能看穿的谎。”笑话,她家要是顶层有阳台,她也就信了。 她确实有时候会忘了关窗户,偶尔飞进来一只鸟的这种情况也有过。可是飞进来一个人怎么可能?难道机器猫的竹蜻蜓被研发出来了?还是任意门被研发了?门是密码声控的,窗户虽然是指纹识别虽然很辣鸡,但是安全性能也不错! 严一听到她的话后,向前迈了一步,吓得苏清言立刻举着台灯喊:“退后!否则我就报警了!” 他只能乖乖的向后退一步,然后无奈的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伤害她之后,开口:“我是类星派去彗星的任务者,中途传送机出了问题导致迫降,所以就掉到了你这里。传送机是通过白洞传送的,所以门窗不会有任何破损,而且你们门窗又不是结界。” 苏清言听的一愣一愣的,转头看了一眼浮在空中的程半透明的电视屏幕,然后又看看严一:“你,你叫什么?不会是科学怪物吧。” “严一。什么是科学怪物?” “就是,科技研究工作者。严一...确实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啊。你怎么证明你是外星人呢?” 严一被她问的哑口无言,盯着她又盯着自己看了又看,怎么看都是一样的人类,要是有人闯进他家说自己是外星人,他也不会信。 “呵,圆不下去了吧?我说你们出来偷东西也不做好准备的嘛?”说着就要报警。 看着她的手指在隐形屏幕上点了两下,界面出现了两个字:警察。 他不知道警察是什么,总觉得应该阻止她。皱着眉头刚要说话,就感觉喉咙处像是被火烧一样,呼吸道堵塞的感觉也随之而来。他砰地一下倒地。 苏清言的手指落在呼叫键久久没有按下,怔愣地盯着倒地不起的严一发了会儿呆,然后才后知后觉地警惕后退:“诶诶诶,你干嘛?你干嘛?我可没有动你啊,现在碰瓷可是要判刑的我告诉你。” 但是严一此时哪里顾得上碰瓷她。他瘫倒在地上,喉咙处火辣辣的,只觉得被人扼住喉咙了一般,呼吸困难。他伸手试图向苏清言请求帮助。 既使,苏清言感觉到了他的难受痛苦不是假装,可还是不敢向前。于是一小步一小步的靠近,下意识地握住了他求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