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去淘碟片,然后窝在沙发上听;我们都爱看欧洲的小众电影,根本不会因为选哪部影片而争执;我们的口味实在太一样,我们可以在书店安静地对坐一下午;她唱歌时,我也可以听一个黄昏,我们是太一样的人,大概这也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吧,两个太一样的人很少有激情,而我又是如此害怕平淡的人,同性相斥吧。 江小鱼也变得忧郁起来,像是一朵行将凋零的花,轻言细语,哀婉重重,可是我解不开她的心结。 我和她几乎是同时找到恋人的,我们就是这么合拍,就连找到恋人也是如此。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她时,她沉默了半晌,然后告诉我说,她也找到了。 那一刻我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劈开,鲜血淋漓,那天我对她生了气,莫名其妙地生气,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她默默承受了,最后突然反击说,那你不也是这样吗?我也很难过,我说不出话来,然后气愤地离开了。 江小鱼追出来,对我说,韩越,是你自己不要我的。 我说,不要就不要。 江小鱼就哭了起来。 那时我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没去安慰她,而是转头走掉了。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大概都各自沉湎在各自的恋情中吧。我在新的恋情中将激情挥发完后,心绪再次冷寂下来,然后我就无法遏制地想念起江小鱼,如果别的女人像酒,能喝得一场大醉,能酣畅淋漓,那么江小鱼就是一杯热牛奶,温和的、暖暖的,养胃暖心,而且永远都如此。 我那时想起江小鱼就会很难过,觉得错过了她,可是我再也不敢联系她了,当时是我说不要她的,现在再说这些显得太不仗义。我女朋友也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倒是没怎么逼我,让我想清楚后再跟她说,我说好。 我想了许久后,和我女朋友和平分手了,又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那时我从各种渠道知道了一些江小鱼的消息,她和她男朋友过得很好,简直是夫唱妇随,也是,江小鱼的性格像水一样,任何人都能够和她相处得很好。那一刻我就觉得很难受,尽管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资格难受,但是我不能自控地很悲伤。 不知道为什么,江小鱼和她男朋友突然分手了,像是一个无解的谜题,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们都不应该分手,从来没有吵过架,性格也互补,家境也合适,但就是分手了。 我和江小鱼再一次恢复了联系。 我们约好在一个咖啡馆见,我好好收拾了一番,然后赶到咖啡馆去,江小鱼比我先到,她穿着素净的裙子,安静地坐在角落,她怀里抱着一只猫,猫的脖子上拴了绳子。 我紧张地坐下来,看着江小鱼,江小鱼还是那么温柔美丽,她对我羞赧地笑着,像是小姑娘一样。我说,好久不见了,她点了点头,我说我们都失恋了,她再一次点了点头。我感觉无话可说,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这时我眼睛的余角看到了江小鱼怀里的猫,于是问她说,你终究还是另外养了一只猫啦。江小鱼摇了摇头说,你仔细看看,我盯着那只猫看着,这时这猫突然眼睛圆睁,把牙齿龇了出来,爪子也亮了出来,我被这架势吓了一跳,语无伦次地说,是那只小猫?江小鱼笑着点了点头说,它又跑回来啦。 我一时有点感动,鼻子酸酸的,将这只对我不太待见的猫抱在怀里,这猫被我搞糊涂了,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摸了摸它的头,它轻轻地叫了一下。 江小鱼说,那天我看到这猫蹲在门口,我就决定要分手了。她说完,对我傻傻地笑了起来。 我摸了摸她的头,捏了捏她的鼻子。 江小鱼说,我给你写了一首歌。我问是什么,江小鱼神秘兮兮地说,不告诉你,不过歌词我改了好多次。我说你为什么要改歌词,她说因为过一段时间这歌词就不合适了,我说那你什么时候唱给我听,江小鱼说,等机会合适的时候,我说好。 在离开时,我鼓起勇气对江小鱼说,小鱼,我们在一起吧。 江小鱼愣了一下,半晌才说,我回去考虑一下。 我点了点头,江小鱼就走了,可是走不出几步,江小鱼就转身对我说,我想好啦。 我说怎么样?江小鱼说,我答应你。 那一刻我差点落下泪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现在我就在听江小鱼唱着,在一个古镇的酒吧,而她,也已经成了我的未婚妻。 这时江小鱼在舞台上指着我说,韩越你给我上来。我本来想溜身躲开的,但是旁边的哥们一把将我推了上去,我站在江小鱼旁边,然后底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江小鱼将她的手钻进我的手掌里,然后又继续唱着,这次我将歌词听清楚了。 算来是知己,在一起太不容易, 一生很短暂,却错过太多次, 要多少眼泪,才淹没得了别离, 要多少次伤害,才明白唯有彼此, 这里,那里, 寻觅,寻觅, 算来是知己,在一起太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