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时我们了无胃口,一直在试探着对方,等试探得差不多时,我们的拘谨就消失了,说话也随意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是个活泼与害羞兼有的姑娘,笑起来有两个小梨涡。 在回去时我们走得很慢,不远的一截路我们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在她寝室楼下时我笨拙地举起手说:“我的这只手可还记得你啊。” “为什么啊?” “因为送别教官的时候它牵过你。” 她的脸上飞起红云(我猜的,灯光太暗,我不可能看清楚),没有说话,不久后她才说:“你快回去吧,寝室要关门了。” “我下次能再送你回来吗?” 她点了点头。 在连续接她几次,送她几次后,我们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我都没有表白,只是像只笨鸵鸟一样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下。 她是我大学的第一个女友,也是最后一个,我在此要将大学女友这个光荣而庄严的称号颁给她,希望她能愉快地接受。 和韩江雪在一起很好玩,我们去食堂吃饭,本来各自去食堂的路最近,不过我都要经过食堂到达她寝室楼下,把韩江雪接到后再一起返回食堂。我们吃饭时,会吃着吃着就傻笑着对视,和两个蠢蛋差不多。她会将饭菜中的肥肉都给我,而我会吃下,后来我悄悄扔掉了,从肥肉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我对韩江雪从热情到冷淡的变化,不过这是后来的事情了。我们去图书馆看书也很好玩,她大清早地去给我占位置,而我却从来没有早起过,她对我生了很多次气,但是第二天依旧给我占位置,后来我终究还是没能去成,等我想去时,韩江雪已经不给我占位置了。 我室友催我带韩江雪给他们看看,我给韩江雪说了,韩江雪说那不行,你得先见我室友,都是男的先去女的家的。我说你这是哪里的歪理,刚说完韩江雪就睁大眼睛威胁我,我想了一下说,那我们一起搞了吧,我们各自把室友带上,去唱通宵吧。韩江雪欣然同意。 KTV在镇上,镇上靠近海边,从镇上的高处远眺,能看到海水浑浊的黄海。我们一大帮人在KTV里虚掷光阴,唱歌的唱歌,拼酒的拼酒,好不热闹。而韩江雪却一反常态地温顺起来,一直安静地坐在我旁边,当我和室友在喝酒吹牛皮时,她的一只手轻轻地勾住了我,一直都没放下。我让她去唱歌,她只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个晚上是我们众多通宵的一晚,可对于我和韩江雪来说,那是一个质变的夜晚,韩江雪在那一晚认真地爱上了我,这是她后来的话,她说这就如同向全世界宣告了我们在恋爱一样。我和韩江雪合唱了《广岛之恋》,她的室友说合唱这首歌的情侣都会分手,我看了看韩江雪,韩江雪正对我挤眉弄眼,然后她轻轻唱了起来。 在快天亮的时候,有些人还在孤独地用嘶哑的声音唱,有些已经东倒西歪了,我轻轻推了推韩江雪,她用惺忪的眼睛望着我,我说:“天亮了,一起去看日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