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喜欢将秘密藏在心里的人,当我决定不表白的时候我就做好了藏住这个秘密的打算,而如今,我大概算做到了。
那天我走进一家银行,当我坐下来时,发现坐在里面的柜员竟然是沈苒,她穿着工作服,低着头在整理东西,但背依旧挺得直直的。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以至于看了好久才敢确认。
这时她抬起头来,那职业性的微笑顿时收敛,露出惊讶的表情,她也认出了我。我看着她,然后笑了笑,良久她也冲我笑了笑。
“好久不见。”她轻轻地说,可是我听见了,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一刻,我有些时间倒流的错觉,觉得我们又回到了大学教室,沈苒端坐在我的前面,风吹起她的马尾辫,空气中传来她淡淡的香味。那时我常躲在她的身后睡觉,因为她把背挺得最直,她给我挡住了老师的目光,也挡住了阳光,我有时蓦然睡醒,抬起头来,发现她的耳际有一丝金色的光晕……
她在帮我办业务,低眉抬眼、举手投足都没有丝毫改变。她偶尔不自然地看我一眼,头微微地歪着,像个小女孩,她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我也不自然地笑起来,旁边的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
沈苒办完业务后把单据递给我,我接过来,这一刹那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你什么时候下班?”
“怎么了?”沈苒的声音依旧很好听。
“我请你吃饭吧。”我汗如雨下。
“可是还要一会儿呢。”她又歪着头望着我,楚楚可怜的样子。
“没事,我等你。”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就走到了旁边,而她只是怅然地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又埋下头去。
我坐在椅子上,心脏急速地跳着,几乎要跳出喉咙。我不敢往沈苒那边看,但是我总感觉她在看我,所以我浑身都不自在。最后我换了一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向沈苒看了过去,但她并没有看我,而是低着头在做业务。
这一刹那,一种哀愁突然就裹挟了我。
在大一开学那天,我在排队领书的队伍里看到了沈苒,我先看到的是她后脑勺,有着很好看的弧度;接着就看到了她的耳朵,她的耳朵近乎透明,让人很想摸一摸;再接着我就看到了她的笑……她的笑轻轻的,让人不易察觉,正待我要继续看时,她转过头来,我赶紧将目光移开,呼吸骤然加快。
后来我上课的时候见到了她,才知道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再后来在老师点名的时候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沈苒。
上课时她爱坐在中间的第一排,而我总是坐在最后一排,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
军训时,她在旁边的那个方阵,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
学生会面试时,她是我前面一个,她面试进了,我没有。
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她坐在靠窗的那一排,我却因为早上起不来,永远抢不到靠窗的位置,我依旧只能远远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