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 我说:“其实我也可以给你讲破釜沉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例子,如果你现在目标明确方向清晰,或者你想做的事情需要你全身心投入,那你立马就可以辞职。我也可以给你讲一些温水煮青蛙的例子,更多的人跟我说过不想一辈子就这样生活下去,可是几年后,我发现他们依然还在原地抱怨着等待着。如果你觉得你继续留在这个单位,也会被温水慢慢烧死,那你也可以立马辞职了。” 我离开云南后,去了趟广州看谬谬。每天大清早就见她出门去上班了,下班回家已是暮色四合,又接着设计花盒、打理微店、发货,就相当于一个人做两份工,我看着都觉得好心疼。可她只是笑着说:“现在花店还没步入正轨,我要是不上班了,我的娃吃什么呀?” 我也想起我的姐姐,出国前她白天上班,晚上复习英语、准备申请材料,到了澳洲后,一边上课修学分写论文,一边早出晚归地实习,辛苦又孤独,可是她只是对我说:“只有这样,毕业后才能顺利在澳洲找到工作,才对得起我以前的放弃和付出。” 所以,想要得到你理想中的生活,辞职远远不是第一步,更不是最难的一步。 小庚的纠结不是他一个人的纠结,身边很多人都和我说起过这样的纠结和矛盾,不想上班了,想换种方式去生活了。但说真的,辞不辞职不是重点,什么时候辞职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没有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并开始付诸行动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失败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想法不去尝试。包括我自己,几年前我就知道我不喜欢金融业,迟早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领域,即使那个时候我没有辞职,但已经开始向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了。 所以现在我回头去看那几年,我并不觉得因为在一个我不喜欢的行业而浪费了那些时间,那些年我的确在做一些事情,完成了一些积累,它是有意义的。 良久,小庚在电话那头说道:“我想我明白了。” 我希望这回他是真的明白了。 我一直觉得青春的可贵就在于它有着无限的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被随意挥霍和浪费。 我并没有问小庚最后做了什么决定,但我想一个能勇敢地走进墨脱,能克服各种艰辛走完全程的少年,应该也不会缺乏面对伴随着改变一起而来的困难辛苦的勇气和决心。 我们都要好好把握所剩无几的青春。 这个春天,我去舟山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特地经过宁波停留一晚,不仅仅是想去天一阁,更是为了看看很久未见的前同事敏儿。晚上,敏儿和她老公在来福士门口等我,她一见到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上来挽着我的手。当年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小妹妹,现在已经是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了,不禁又叫人唏嘘时光如快刀。 敏儿是和我差不多时间入职的同事之一,我性子疏离,她热情开朗,给了我很多帮助和温暖,成为少数几个相处亲密的同事。小姑娘偶尔会闹闹小孩子脾气,尤其是在面对那个远在宁波的谈了八年的男朋友时。 有一次她和男朋友闹别扭,一个人躲在会议室里哭得肝肠寸断,吓得我和她的领导都心惊胆战。所以最后她果断辞职,回宁波结婚嫁人,任领导怎么挽留都没用。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敏儿的脸圆了不少,想来是心宽体胖,身心愉悦。 就像此时这一对童颜童心的小夫妻坐在我对面,还是忍不住像孩子似的斗嘴。我不由得想起在上海出差时认识的一个来自苏州分公司的同事,她也是刚刚辞了无锡的如意工作,离家到苏州和相恋八年的男友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