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坐于满湖的莲花中,静修许久的筱莲吸收了不少灵气。入睡之时淡淡的灵气萦绕周身,随着吐息缓缓与神识凝合。睡梦中筱莲嗅到熟悉的花香气,触到熟悉的水波纹,心中猜测应该是在花园的湖中吧。 笑着笑着,筱莲睁开眼睛,一轮圆滚滚的明月映在水上,幽深的湖水被渡上一层白光。星星点点的光斑洒在湖水中,眼前的景象让沉在水底的筱莲惊艳。 满月之时的夜景比以前的好看数倍! 筱莲情不自禁的向水面浮去,她想摸摸这轮洁白如玉的满月,触感会和白玉一般冰而升温吗? 浮出水面,筱莲伸手接住一捧月光,冷清净白的月光没有任何温度,呼吸间却满满都是莲花的香气。干脆站起身的筱莲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焕发着淡淡的莹光。 月下小酌的崧泽视线中猛然一亮,原本平静的湖面突显一个粉白色身影,仔细辨认竟然是筱莲?! “公主有如此雅兴,夜间赏花?” 听到声音,筱莲转向岸边:“兽王?” “不知公主深夜为何到访湖中?” “唔。”筱莲有些困惑,她这是在做梦,还是在做梦? “不清楚。” 崧泽一愣。 “一睁眼就在这里了,有好美的月光!”筱莲指向天空中高悬的明月。 “时候不早了,公主早点回寝殿休息吧。” 筱莲点点头,鼻间却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花香气,循着气味筱莲看到岸边石桌上的瓷瓶。 “那是什么?好浓的花香气。” 崧泽顺着筱莲的目光看去:“百花醉,据说是天宫中由百花所酿的美酒。” “百花?”筱莲好奇的走上前:“有莲花吗?天宫中可是没有莲花绽放的。” “崧泽识花不多,未能品鉴出来。” “那我可以尝尝吗?” 挺好闻的味道,筱莲想喝起来应该不错吧。 “小酌怡情,公主尝尝当然可以。” 栾澈化出瓷杯,倒了很少一点儿,递给筱莲。 拿着杯子嗅了嗅,筱莲品了一小口:“啊呀,全是香甜的花香。” “香甜?”崧泽有些诧异,自己品到的只有淡淡的花香与浓醇的酒香,并不似筱莲所说的香甜味道。 “嗯!是甜甜的花香味。”筱莲将手中空杯伸向崧泽:“好好喝,再倒些!” 栾澈犹豫的拿起瓶子:“夜已深,公主喝了这杯就回寝殿入睡吧。” “好呀。” 水青色的瓷杯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柔光,筱莲捧着杯子一饮而尽,浓烈的花香气一拥而入,香甜的气息彻底萦绕全身。 呼吸间满是沁人心脾的幽香,崧泽虽不知是什么香味,但十分清楚这不是百花醉的味道。低头细嗅,源头似乎是在筱莲身上。 “公主,可是醉了?” “没有啊。” 筱莲浑圆的眼中尽是笑意:“我很清醒!” 崧泽拱手道:“时候不早,公主该会寝殿休息了。” “嗯。” 筱莲乖巧的应着,可一抬头却辨不出方向。 “寝殿在哪里?” 崧泽抬手指引道:“湖对面就是寝殿。” “哦。”筱莲看了看,决定原路返回。既然是从湖里冒出来的,那就从湖里冒回去吧。 筱莲准备从岸边一跃而下,崧泽眼疾手快的一把拽住:“那里是湖,不是路!” 顺着力道筱莲撞进崧泽怀中,整个人有些懵:“我知道是湖啊。” 捂着隐隐作痛的额间筱莲仰头去看崧泽:“从湖里比走路快呀。” 崧泽看着怀中的筱莲,感觉鼻尖的幽香气息更加浓烈。 “好香。” “嗯?”筱莲用力嗅了嗅,似乎是青草的气味。 “撞到了?” 崧泽见筱莲捂着额前,略带歉意的轻触:“如果有淤青,揉散会好的快些。” 手指被覆盖上热热的温度,筱莲皱着眉:“痛痛痛,还是施法更快些!” “好。” 崧泽施术替筱莲缓解额间疼痛,见她松了眉头,正放下心来,却不想被拦腰抱住。 “这个味道有些熟悉,在哪里闻到过。”筱莲嘴里嘟囔着,手里抱得更加用力。 崧泽想着筱莲或许不胜酒力,抬手扶着她的肩膀准备挪开些距离,却被越来越浓烈的幽香包围。 这香气瞬间涌进体内,崧泽感觉意识隐隐有些涣散。拼着最后一丝清醒,去叫怀中的筱莲:“公主醒醒!” 筱莲晕晕乎乎的抬起头,被月华渡上一层银光的崧泽看着模模糊糊,但又很熟悉。 失去意识前筱莲唇角含笑说了句:“我在哪里见过你。” 眼前的画面都是月光中泛着粉色的人影,崧泽在思绪陷入混乱前,搂着筱莲移身去了德政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