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12年感恩节这一天,钱飘飘郑重地对李猫说:“今天是感恩节。” 李猫:“哦?” 钱飘飘:“所以,你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特别感谢一个人,因为她改变了你的人生,改变了你的未来。” 李猫:“我妈?” “她把你从孤家寡人的处境中拯救出来,给予你家庭的温暖,她不辞辛苦地让你成为一名父亲,给予你后半生的希望。” 李猫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说的是李喵喵。” 钱飘飘恨恨道:“我说的是我自己!” 李猫从容地反驳:“可是,我也同样把你从剩女的队伍中拯救了出来,而且在你当妈的这回事上,我对你的帮助最大。 不过,咱俩已经认识这么多年了,用不着这么见外和客气,所以你就不用对我感恩了。” 钱飘飘:“……” 当一个心中常怀浪漫情结的女子遇上像李猫这种没情趣没格调不温柔不体贴的男人时,怎么办? 与李猫战斗十余年的钱飘飘与各位女子分享心得: A.当你们还未婚时―― 先调教,再适应,调教不成又适应不了的赶紧踹掉。婚姻有风险,入围需谨慎。 B.当你们已婚但没有孩子时―― 继续调教,继续适应,总能找到平衡点。婚姻嘛,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南风压倒北风,压着压着就习惯了。不到忍无可忍时,别轻易提离婚。 C.已有了共同的孩子―― 吵架?没时间。离婚?美得他。 直接冲上去把他饱揍一顿,既解气舒压又活动筋骨,两全 其美,何乐而不为? (李猫的话外音:往上一点儿,再左一点儿,不对不对,左,再左,用点儿力用点儿力!哎呀,真舒服……喂,用捶的就行,别掐呀!) ―― 钱飘飘与李猫第一次正式见面时,距离她成为职场新鲜人不过两周时间。她的见习地点,是李猫当时所在的公司。 那天,当李猫先生拿着几份表格到钱飘飘所在的办公室找文书盖章时,钱飘飘正在按上司要求埋首于电脑前费劲地练习五笔输入法。 办公室里来了陌生人,钱飘飘抬头看了看李猫。嗯,很平常也很顺眼的一个人,尤其是,他没有像其他年轻人一样一进屋就油腔滑调,而是有一种清淡的感觉。但是,李猫看都不看钱飘飘一眼。 李猫请文书大姐开一纸证明。大姐说:“姐没空,让我们飘姑娘帮你。” 李猫这才意识到钱飘飘的存在:“那好吧。我念,你写。” 话说,钱飘飘当年虽然算不上美艳绝伦,也绝对青春靓丽,尤其在这男女比例失调的工作环境里,更是一道新鲜风景,备受老男人中男人小男人们的爱护,虚荣心一度很膨胀。 这是哪儿来的无礼小子?钱飘飘顿时从内心深处鄙视他。 因为当时可怜的钱飘飘五笔输入法还没学成,拼音输入法也被折腾到生疏,一字字录入得挺艰难。火上浇油的是,李猫还总时不时地在钱飘飘好不容易录完一句话后,轻描淡写地来一句:“哎,这句不要了。” 最后他索性说:“对不起,我的时间很赶。请你让一让行吗?我自己来。” 气煞钱飘飘也。 从那以后直到钱飘飘离开这个见习公司,再没与这个家伙有过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她依然享受着各种老中小男人们的呵护,老男人在应酬场合照顾她,小男人在工作中帮助她,大男人则直接邀请:“妹妹,晚上有空否?哥哥请你去吃饭。” 后来,当钱飘飘与李猫在一起后,某日回想起这件事,顿感扼腕与抓狂:“我搞什么啊,当初那么多好男人,怎么偏偏要与这个曾经轻慢我的家伙在一起?” 难道,真的应了言情小说里那条最常见的规律,女人看不见对她好的男人,只记得住对她坏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