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安顿好六子以后,让几个兄弟看着他,以防有什么需要。 严幕一个人离开医院,回到家以后,依据平常对秦氏的关注,了解了大概情况,觉得大概有一半的把握可以把事情顺利解决。 严幕收拾好明天要穿的衣服,要带的东西,洗漱以后便关了灯,躺在床上,沉思了半天,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严幕便醒了。他睁开眼睛,眼珠黑而明亮,没有丝毫的困倦。早上的阳光撒在他的脸上,侧脸像刀子一样锋利,像是永远都不会有丝毫的柔和,危险同样惑人心弦。 严幕有条不紊的洗漱好,穿好衣服。一身黑衣黑裤,黑色的皮靴。弯腰系鞋带的时候,裤子绷紧,大腿上的肌肉线条分明,富有力量。 严幕开着车不慌不忙,缓缓前行。走的路越来越偏僻,车开到半山腰上,前面有很明显的路障,车开不过去。 严幕下车,开始弃车而行,步行上山。周边已经没有任何房屋了,表示着这片区域已经是私人区域了,周边的区域全部都是秦氏的所属。 严幕终于到达了山顶,山的顶部是一望无际的开阔的平原,一大片别墅坐落在这片平原上。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发散出金钱的味道。 别墅门前,有巡逻的安保人员,大门上装着各种先进的仪器。 “喂,前面的是什么人?退出这片区域,这是私人区域,不允许外人进入。”门口的巡逻人员大喊道。 “你好,我叫严幕,我找秦二少有事,希望通传一声。”严幕回答道。 “通传……哈哈哈,你是在搞笑么?”几个安保人员哈哈哈大笑,“赶紧滚,二少是你这种小瘪三能见的么?” 严幕充耳不闻,没有做声,只是脚步不停,坚定的继续往前走。 几个安保人员停止大笑,表情严肃起来,再次警告道:“退出去,再往前走就不客气了。” 严幕还是没有出声,几个安保人员对视了一眼,纷纷朝前,把严幕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人五大三粗的人眼带轻蔑,朝严幕攻击了过去。严幕往旁边一闪,接着飞起一脚,把人踹飞一米远。 剩下三个人神情变的更加严肃,接着两个人一起朝严幕攻击过来,被严幕轻易放倒。 接着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从腰间抽出一把铁棍,大喝一身,朝着严幕扑了过来,再次被严幕放倒。 严幕把四人放倒以后,没有朝前走。反而走向了拿武器的那个人。 “你……你想干什么?你……你伤了我,二少不会放过你的。”那个人蜷着身体,慌忙后退,边退边虚张声势的喊道。 严幕没有说话,从那个人身上摸出一把遥控钥匙,向前走去。走到门前,按了几下钥匙,钥匙发出滴滴的声音,大门刷刷的自动开启,严幕走进大门,步伐沉稳坚定。 “大哥,快跟上面通报,有人闯进去了,二少会削了我们的。”其中一个人对带武器的那个人喊道。 “对……对。”那个人连忙从身上摸出对讲机,大喊道,“快,有人闯进去了,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