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机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 有欣喜如狂的相拥场景,也有挥手泪洒的不舍画面。 偶遇、离别、重逢……这确实是一个见证过很多故事的地方。 站在机场出口,看着匆匆而过的路人,颜沐心里不禁猜想,他们究竟是迫不及待地想奔向远方,还是狼狈不堪地在落荒而逃? 可是没有答案。 现在的人们总是习惯带上防备的面具,喜怒早已不形于色。 颜沐心里划过一丝轻微苦涩,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是这样?成长总是教会我们,要用微笑来掩盖疼痛。 而当年的自己,也曾那样没心没肺过,单纯的想什么就做什么。 她想起那些年的好时光,也想起那一年,送别那个人的场景。 “子皓哥……”颜沐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要说些什么,又好像在纠结着怎么说。索性是面前的人并不着急催她,只是温柔地看着她,宠溺地笑着。 终于,她鼓足勇气,准备破釜沉舟,“那个,我听说国外的女人虽然很漂亮,但是心眼都不好,所以子皓哥,你千万别被她们骗了。” 自从知道苏子皓要出国,颜沐一直担心他会找个外国的女朋友,毕竟书上都说那种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是很有魅力的,为了达到目的,颜沐决定厚颜无耻地对她们进行人身攻击。 “奥……会吗?”看着颜沐手足无措的样子,苏子皓不禁地想要逗逗她。“可是我只看到她们很漂亮呀……” 颜沐瞪大眼睛,如临大敌,有点语无伦次:“你,不会,她们……你不会这么肤浅吧!”憋了半天只说出了这么一句看着就心虚的话,但是颜沐真的没有办法,毕竟那个借口也是她临时起意编出来的,根本经不起任何考究。 看着眼角红红,随时都要哭出来的颜沐,苏子皓微微附身,轻轻地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笑着打趣道:“沐沐放心,我知道了,A国的女人都是老虎,遇到我一定会躲开的。” 颜沐蓦地红了脸,有种小心思被看穿后的羞涩,但是,颜沐是谁啊,越是心虚,越是能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 “阿姨,你看子皓哥取笑我。”颜沐转身撒娇地拉着苏妈妈的胳膊,厚着脸皮向苏子皓的妈妈告状。 “是啊,除了我们沐沐外,其他的女人都是老虎,所以子皓你在国外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被迷住眼,否则妈也饶不了你的。”苏妈妈一本正经地教训苏子皓,不细看好像真的会被她唬住,但是她眼里的笑意却出卖了她。 “阿姨、子皓哥,你们都取笑我,我不理你们了。”颜沐转身就要跑开,苏子皓伸手把她揽在怀里,柔声安抚着:“好了,不闹你,我不在你身边记得要好好吃饭,按时回家,还有,成绩一定不能松懈,否则,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为了增加这句话的可信度,他还摆出了一副狠狠的表情。 颜沐偷偷地做个鬼脸,然后,挂上一副非常诚恳的神情:“我会的,再说我一直都是很乖的嘛。”说完还无辜地眨眨眼睛,好像在说:你怎么可以这么冤枉我,我是很听话的。 苏子皓无奈地摇摇头,她总喜欢耍这些小聪明,虽然每次都能看破,但是他喜欢这样地纵容她,宠着她。 “知道了,我们沐沐一直都很乖。”苏子皓轻轻地抚着颜沐的头,有不舍,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宠溺。 机场的广播,不厌其烦地播着登机的提示,颜沐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却在不停地警告自己:颜沐,你一定不能哭的像个小花猫似的,子皓哥马上就要离开了,你要给他留下好的印象,否则今天打扮一大早的成果都会泡汤。 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她的眼泪像脱了线的雨珠,啪啪啪的往下掉,刚开始好像还能控制住,只是呜呜的小声哭泣,可是渐渐地有些失控,好像眼泪的阀门一经打开,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直至最后演变成嚎啕大哭。 苏子皓慌了,有些手足无措地安慰着颜沐:“沐沐,别哭了,放寒假我就回来,很快的。”但是,颜沐仍然对苏子皓的话置若罔闻,无论苏子皓说什么,她都无动于衷,只沉浸在离别的悲伤里。 “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一有时间我就会回来看你。”苏子皓继续耐心地安慰着。 “真的?你一定… 一定要说话算话,阿姨,你要替我做个见证。”颜沐猛地抬着头,一边哽咽,一边向苏子皓确定,还不忘拉上苏妈妈为自己作证。 “真的,真的,我不会骗你。”看着颜沐终于听自己说话,苏子皓赶快开口保证着。 “阿姨也替你作证,沐沐,别哭了,哭的都不美了哦,赶快让你子皓哥过安检吧,不然就真的要误机了。”苏妈妈轻轻地拉着颜沐的手安慰着。 本来儿子出国,她还挺舍不得,不过被这丫头一闹,自己哪还来得及伤感,赶紧安抚好这个小祖宗才是正事,再看看儿子不知所措的样子,苏妈妈无奈地摇摇头,不禁感叹:这小子平时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也只有在这丫头面前每每都会破功,真是一物降一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