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玥姐,你这次又是销售冠军,肯定能提升成部门经理的。”拿着业绩报表的晓芳开口道。 杨清玥接过报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杨清玥的五官精致,尤其笑起来的时候十分好看,加上耐心比较足,和顾客客交流也愉快,从事汽车销售这两年来,一直稳居销售冠军的宝座。 办公室的一群丫头们,一个个簇拥着,要清玥下班请客,清玥笑呵呵的答应着,心里也悄悄的松了口气,还好,奖金算是拿到了! 坐在杨清玥办公桌对面的秦雨,恶狠狠地拿着手上的报表,她这次的业绩与沈长清只差两笔,却只能位居第二,这次可是关乎着提升部门经理的大事,叫她如何甘心! 秦雨觉得十分不甘,气冲冲的拿着手机进了厕所,准备问问作有点门路爸爸能不能想点办法,因为这不仅仅是位置的问题,还关乎她的颜面。 走进厕所的秦雨刚准备打电话,忽然听到有人进厕所,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熟悉声音,眼神一转,她选择躲了起来。 “医生,我妈妈她现在怎么样了?”杨清玥急匆匆的拿着手机走进厕所,眉目间满是担忧焦急! “那大概需要多少钱……五十万!”听到消息的杨清玥双手微微发颤,前几天医生还说妈妈的病情基本稳定,谁知今天突然…… 就算加上她今年的奖金也还差一大截啊! 杨清玥挂断了电话,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把水,扑到自己脸上,眼泪从手指缝间流了下来,医生说,这次手术很重要,如果不及时,妈妈可能就...... 可现在别说五十万了,她现在连十万都拿不出来,所有的钱都给妈妈治病了,杨清玥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躲在厕所里面的秦雨露清晰的听完了电话,美艳的红唇忽然勾勒出一抹笑意,透过门缝看着绝望的杨清玥,头颅微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杨清玥离开了公司,那么,经理的位置,就非自己莫属了。 秦雨推开了厕所的门,走到了杨清玥的身后,陷入沉思的杨清玥陡然发现身后冒出来的秦雨,不知道她到底在这里已经听了多久。 秦雨得意的开口说,“杨清玥,你刚刚说的,我全都听见了。” 杨清玥冷冷的看着平日处处与自己作对的秦雨,准备来奚落她吗?可惜她现在实在没有清心情与她斗法,杨清玥没理会秦雨,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径直朝外走去。 “五十万是吧?我有。”正当杨清玥走到门口时,秦雨尖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原本面无表情的杨清玥顿住脚步,脸上有一丝动容,秦雨悠哉走到了杨清玥的身边。 “五十万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杨清玥嗓音沙哑,看着秦雨,她知道秦雨的家底很殷实,她爸爸有家自己的公司。 秦雨见杨清玥上钩了,心里格外得意,“很简单,只要你离开这里,五十万我马上转到你的账户。”秦雨傲慢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