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妈妈经常从杨清玥的口中听到她总裁的事,还有自己这次的病,也是多亏了那个总裁,只是一直没有见到那个人好感激他。 “清玥啊,怎么没见你把你们总裁领过来呢?”杨妈妈问。 杨清玥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又把旁边的小床收拾好,自己晚上都是来这陪妈妈住的。 “人家总裁肯定特别忙了,哪有时间跟我们这些小职员一样。”杨清玥说完,将病床上的小桌子打开,又把饭盒打开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则在另一边吃。 一顿饭吃完,杨清玥收拾完垃圾,道别了母亲就下楼了。 医院楼下,方烨已经等了有一会了,见杨清玥过来,拿出车钥匙就走了过来。 “伯母身体好点了吗?”方烨看着迎面走来的杨清玥。 “好多了,多谢你。”杨清玥想说感谢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离公司很近的时候,杨清玥就提议要下车,说是怕被公司的人们看到跟他在一个车上,会被说闲话。 杨清玥到了办公室之后,发现桌子上已经多了一个文件包,打开之后看了看,才想起来是方烨今天中午说的那个客户。 杨清玥仔细的翻阅着文件,看了一个下午,每个标点符号都看的认认真真。 第二天一早,就给客户打电话,约好了在对方公司见面,但是杨清玥等了一两个小时,也不见有人过来。 杨清玥不厌其烦的等着,不时的看了看表,终于,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过来。 杨清玥急忙走过去,“请问您是陈先生吗?” 对方上下暼了杨清玥一眼,“你是?” “我是今天早上跟你约好的,方氏的杨清玥。”杨清玥说完,对方点了点头,就准备走。 杨清玥快步跟上,“陈先生您可以跟我谈谈吗?” “谈什么谈,没看见我准备去吃饭了,你要谈找我的秘书去。”杨清玥莫名其妙的被吼了。 终于知道这个单子为什么这么难了,杨清玥走去问前台陈总的秘书在哪。 一个下午,杨清玥都在接宾室坐着。 疲惫的回到公司,杨清玥坐在办公室里,没想到那个陈总脾气那么古怪,这该怎么办。 接连几天,杨清玥都在陈总的公司下面坐着。 终于,陈总愿意听杨清玥说,但是只给她二十分钟。 但是,二十分钟,足够了。 杨清玥将自己晚上背的那些都说了,看着陈总点头,杨清玥像是得到了批准一样,口若悬河。 “好,我再看看,明天就给你回复。”陈总听完杨清玥说的,明显态度变得温和了。 杨清玥激动的道谢,一出公司,就急忙给方烨打电话。 “我请你吃饭,你在楼下等着我。”方烨说完,拿上车钥匙就出门了。 两人找了附近的一个餐厅,杨清玥因为拿到了第一个单子,心里特别激动,也变得活泼多了。 方烨安静的听着杨清玥说,“叮铃铃”杨清玥的手机响起。 接起电话,“请问是杨小姐吗?我是陈总的秘书,露娜。” 肯定是同意了,杨清玥笑着回复,“我是,您请说。” “很抱歉,刚刚来了另一个公司的,我们陈总觉得你经验不够,所以……”女人没有再说下去。 经验不够?杨清玥有些愣神,自己谈了一星期才谈妥的单子,一下子就被别人给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