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回到工作岗位工作了一下午刚做完手头简单的工作,就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秦雨披上衣服刚出走廊就看见了站在洗手间外盯着脚尖的方烨,“方总,晚上一起吃个饭吗?”秦雨故意嗲着嗓子说。 方烨抬起头瞥了一眼秦雨,冷冷的道:“不用了,秦总管,我已经约了别人。还有,下次,请秦总管不要用那么恶心的声音与我说话,无福消受。”说完方烨便将头扭向一边不再理她。 秦雨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就看到从女厕所里出来的杨清玥,顿时火冒三丈,变了脸色,忍不住用尖酸刻薄的声音说:“呦,这不是杨总管吗?啊不!现在应该叫杨小员工了吧?要不是因为你的粗心大意丢失了别人交的定金,现在我应该还能尊称你一声杨总管吧?!” 杨清玥根本不想与此人多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没再说话,倒是站在一旁的方烨忍不住开了口,“秦雨你怎么说话呢?!那钱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清月的大意丢失的?说不定是哪个小人趁清月与客户去吃饭偷拿的吧!至于是谁,我想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秦雨本来就因为偷拿了杨清玥的钱心虚,现在被方烨这样说出来更是不敢与他多说,淡淡的哼了一声,丢下了句“分明就是她自己粗心弄丢的,怎么可能是别人拿她的。”便踩着足有8厘米高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开了。 被方烨冷嘲热讽的一顿的秦雨根本无心去吃饭,踩着高跟鞋直接回到了办公司,坐在她的真皮座椅上狠狠的把桌子上刚刚处理好的文件丢到了地上,仰躺在椅子上瞪着眼睛粗声粗气的喘息。 此时办公司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可没等五分钟坐在椅子上的秦雨又红着眼睛站了起来,似乎觉得不解气,又对着地上的文件狠狠地踩了好几脚,像个没吃药的疯婆子,可是一不小心没有踩稳“duang”的一声摔趴在了地上。 秦雨似乎怔住了,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没有起来,可是如果你现在可以看到她的脸的话,一定会被吓到,她的整张脸紧紧的拧在了一起,眼珠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忽然,她站了起来,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放在桌子上,又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好,喃喃的说:“杨清玥,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秦雨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就把桌子上文件夹里所有的难搞的案子全部找出来,放在了一起,然后直接在办公群里发消息说晚上加班的事情。 折腾到现在,吃完晚饭的同事差不多都三三两两的回来了,恰巧和秦雨玩比较好的那个人也回来了,秦雨把她叫进了办公室,让她陪自己去到茶水间。 到了茶水间,秦雨泡了杯咖啡就站在里面和那人窃窃私语,“我猜啊,这钱肯定是杨清玥自己不想交上来,偷偷的藏进了自己的腰包!” 那人道:“我猜也是,你看杨清玥那穷酸的样子,肯定是交不起她妈治病的药费了就偷偷的把公司的钱给拿了,还装作无辜的样子!照我说,就应该把她开除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