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艳阳天。   六月的风吹遍了这座城市,空气里处处弥漫着燥热的气息。   宋织繁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眼前这座大楼,微微抿着嘴唇,心里五味杂陈,略有不满的问身边的经纪人洛舒,“怎么会接了这儿的代言?”   一边的洛舒一本正经的回答,“云凡旗下新开发的这款游戏推广度很高,你作为代言人,不仅能进一步提高知名度,还能拓宽游戏代言的业务领域,有什么不好?”   宋织繁无心听洛舒分析这些,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开始莫名的紧张。   已经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宋织繁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杂志。   商业新巨星。   一看标题就够吸引人的了。封面上的男人笑的邪魅,那双桃花眼带着三分妖气,整个人随意的坐在沙发上,两只手自然的搭在两边,显得更加闲适优雅。   二十七岁的他,是商界新贵,云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如今,江竹昀三个字,已经是人人敬畏,云凡在业内也已经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从毕业到现在五年的时间,他终于成为当初他想成为的那个人。   宋织繁苦笑了一下。是啊,他依旧是那么优秀,就像当初说好的那样,丝毫不差。   宋织繁吸了一口,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宋织繁,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在纠结什么?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代言,干嘛在心里给自己加那么多戏。   想到这,宋织繁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又恍惚了一会,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中午的阳光很晒,甚至晃得人有点晕眩。宋织繁抬起头,眯起那双好看的眼睛。   夏日的阳光还是如五年前那般耀眼,只是略带了一丝凌厉刺眼的锋芒。   “织繁,想什么呢?”洛舒看着有点发愣的宋织繁小声的提醒。   “没什么,进去吧。”宋织繁微微笑笑,摇了摇头踩着一双十厘米细跟鞋,迈着平稳的步伐,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快速的走进了大楼。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大厅里云凡的logo,宋织繁稍微有点晃神。这五年,她在杂志,网站,电视报道上无数次的看见这个logo,但从来没有站在云凡的大厅里亲眼看过。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脆生生的疼了那么一下。   那个Logo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明明就在眼前,却让宋织繁觉得无比的遥远。   “走吧。”宋织繁站了一会,微微侧过头和一边的洛舒说道。   拍摄是在十七楼,电梯里只有宋织繁和洛舒两人。   正常的流程,换装,造型,宋织繁对自己的工作算是轻车熟路。对着镜头,标准的微笑,那双细长明媚的眼睛带着淡淡的眼妆,无需多施粉黛,便自是人间一流。   宋织繁的状态很好,拍摄的也很顺利。来来回回的换了几套衣服,今天的拍摄,大概也结束了。   洛舒帮着宋织繁收拾东西,“今天下午的工作基本都完成了,晚上云凡这款游戏的发布会,你要参加。”   “能不能不去?”宋织繁微微蹙眉,这款游戏是云凡在手游领域第一步尝试,他作为首席执行官一定会出现。   “你是总代言人,必须要参加的啊。”洛舒无奈的解释。   宋织繁对着镜子缓缓的梳理着头发,默不作声。只是那颗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开始不安的跳动。   灯红酒绿的夜晚拖着沉重的步伐如约而至,宋织繁换上精心准备过的晚礼服,坐在化妆间淡淡的出神。   “哎,我们赶得好不巧,江总今天居然不来出席发布会。”洛舒略有些泄气的坐在一边。   “不来了?”宋织繁以为自己听岔了,回味了两遍后,才低头小声重复起来,“不来了,不来了。”   似乎,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但随之而来的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如释重负,倒是蒙上了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感。   宋织繁觉得自己真是奇怪极了,他不来,不是应该庆幸吗?   发布会如期进行着,宋织繁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头顶的的灯光落在肩上,姣好的容颜,微微的笑意。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宋织繁小心应付,脸上不见慌乱,从容淡定。   是的,她在娱乐圈也已经四年了,从最开始的懵懂无知,无人知晓,到现在已经是大有名气,万人追捧。   这四年的光阴过得可真快,改变的,不止是江竹昀,还有她宋织繁,也在变。   发布会已经接近了尾声,宋织繁退了场。   洛舒在现场还有一些事情处理,宋织繁一个人拖着裙子,回化妆间换衣服。   高跟鞋的跟很细,很高。看起来,就很不舒服。   但对于宋织繁来说,高跟鞋和她的工作密不可分,她也算是驾轻就熟,早已适应了。   化妆间在楼上,本是可以很轻松的上去的,奈何裙子太长,宋织繁一个人拖着很是辛苦,尽管小心翼翼的走着,在拐角处,还是不小心踩了裙摆,把脚给崴了。   眼看,就要摔跤,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扶了一下宋织繁,才勉强没有摔倒。   宋织繁吓了一跳,缓过神来,张口道谢。   “不客气。”   话音落下,宋织繁刚想抬起的头定住了。   眼前那双手,修长白皙,手腕处是精致的白衬衫和好看的袖口,搭配着浅灰色的西装,一看就是个品味不俗的人。   刚才的声音,宋织繁听得有些恍惚。好熟悉,好近好近,可又在耳边飘忽,似乎要离她而去。   手僵住在半空,宋织繁觉得自己的心脏一滞,片刻之后,久违的悸动重上心头。   许久,许久,宋织繁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是一张妖孽俊朗的脸,嘴角是惹人心动的笑。   是了,果然,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   熟悉的声音又响起,对面的人表情没有丝毫波澜,只是继续笑着,桃花眼里带着礼貌和疏离,很落入俗套的淡淡开口讲了一句,“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