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悄悄的来临,迎新晚会如期而至,江竹昀蒙着被子,在寝室里睡得还真香。这边晚会已经开始了。   宋织繁穿着一身露肩的收身鱼尾裙一脸愁容的去后台帮忙。   哎,宋织繁曾无数次的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脑袋一热要去参加学生会。这一天后勤部门还真是哪里都需她,屁大点事都得来找她帮忙。   提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啊。   台前台后跑来跑去,还真是个“美差”。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江竹昀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时间,发觉自己快要迟到,猛然坐了起来。   你以为,是因为怕错过了工作,江竹昀感到了着急是吗?   那你真是不了解他,江竹昀直接忽略掉手机上室友的好几个未接电话,一边换衣服一边对着手机发语音,“晚会开始没呢?”   这一届新生报到,肯定有美女啊,这种好事江竹昀死也不能错过。   还好,还好,一路飞奔总算是赶上了。   本是带着满满的期待去的,结果才不多时,江某人就大失所望了,“刚才从观众席走过来,好像没有好看的。”   “江竹昀同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你是学生会的一员,可你从来到现在,除了坐在那里又吃又喝的,什么也没干。”苏铭之对他已经无力吐槽。   江竹昀倒是不以为然,心里忍不住在想,学生会怎么就不能有个美若天仙的女生。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嘛。   那,现在既然没有美女,干什么活啊。   室友言韩作为学生代表在幕布前面正在流畅的念着稿子,江竹昀百无聊赖的听着,觉得乏味至极。   迎新晚会已经快接近了尾声,宋织繁在台前整理好了节目单,悄悄溜到了后台,“苏师兄,这是今天晚上的节目单,我先回去了。”   “嗯,好,放这吧,自己回去小心点。”   江竹昀正在玩着手机闻声抬起头来。   眼前不远处有一人亭亭玉立,穿着一件收身的鱼尾裙,只看侧脸就知道是个美女。   江竹昀挑起了一抹笑,小声的自言自语,“这是哪个妹子啊?”   江竹昀还在思索着,宋织繁已经离开了,“乔儿,你看见没,刚才的女孩,像不像狐狸精化身啊?”   乔木楠哭笑不得,“你这是夸人吗?”   话音刚落,江竹昀跟着也出去了。   言韩刚从前台前回来,看着江竹昀火急火燎的模样,又瞧了瞧余下两人的眼神,不用问,都能猜出来他去干什么。   江竹昀快步追上了宋织繁,构思了很久开口打了招呼。   宋织繁看着不知从来冒出来的人,没有什么热情,但也礼貌的回了一句。   “你是哪个学院的啊?”江竹昀看着没什么热情的宋织繁,却乐在其中,一句接一句的问。   “八大学院之一。”这种搭讪的情况宋织繁这三年经历得多了去了,便只避重就轻的答了一句。   这所学校一共就八大学院,显然,宋织繁就是不想告诉江竹昀。   “同学,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江竹昀没有在意,舔了舔后槽牙,带着笑意的开口。   “不用别人说,我本来就很好看。”宋织繁面无表情,目不斜视,那双明媚的眼睛里带着和江竹昀有些相似的漫不经心。   江竹昀没再说话,只是低头无声的笑了,觉得很是有趣。过了一会才开口,“太晚了,你这么一个大美女自己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我认识你吗?”宋织繁忽然停下脚步,看着江竹昀,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估计跟你回去我更不安全。同学,乖乖做个好学生不好吗?撩妹之前多做做功课,这业务能力也太差了,用的套路都快烂大街了。”说完,宋织繁又面无表情,满不在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江竹昀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宋织繁走远,那句烂大街才顺着耳朵传进了大脑。   他有烂大街吗?在a大整整三年,江竹昀撩妹无数,宋织繁这个态度的倒是第一个。   晚风带着夏秋之交的凉意缓缓的吹过,眼前的人影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中。江竹昀没觉得生气,只是觉得越发有意思。   女孩的长发,灵动明媚的双眸,说话咄咄逼人的口气,嘴角噙着的狡黠笑意。   狐狸精?狐狸精都比不上她妖魅迷人。   江竹昀站在原地笑了起来,那双同样妖气的桃花眼微微弯着,上面一根根的长睫毛在颤抖。唇角的弧度不大,带着一丝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她怎么这么好看?   月色撩人,树影稀疏,大礼堂内吵闹声不断,带着青春的气息。   那一年,宋织繁二十岁,江竹昀二十一岁。   比夜更美的,是月光下的一对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