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织繁天生丽质,从小听过的表白情话什么花样没有,还真没见过江竹昀这么直白又没新意的。 “小花,你干嘛去了,这么慢。” 拐角处,室友在等她。 “遇见个神经病。”宋织繁不以为然,“冲过来脑子都不过一下,就说我好看。那么老掉牙的搭讪方式,当姐是大白菜啊。” 哎,某人啊,果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三个室友听着宋织繁被夸好看还一通抱怨,真是一致鄙视。尤其是姚思思,简直跟个愤青一样。 江竹昀在外面站了很久,回了后台。 苏铭之和乔木楠还在说话,“他要是能收了宋织繁,我算他厉害。” “我为什么收服不了?”江竹昀听着苏铭之的话坐会桌子上,“你认识?叫什么?” “你不是怎么学校的风流大才子吗,怎么我们学院刑事诉讼专业的系花都不知道。” “系花?还是你们法学院的,我居然不知道,啧啧,太有损我的名声了。”江竹昀微微皱着眉,又忽然笑了,“现在离我毕业不还有一年嘛,也不晚。” 哎,果然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刷脸。长得好看,怎么都吃香。 回了寝室,姚思思还在抱怨,“谁说现在已经不是看脸的社会了,让他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初子喻在床上看着专业书,甄艺换了衣服正在整理今天买的衣服。宋织繁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无聊的翻着手机,“不比颜值比什么?比才华吗?” 姚思思幽怨的看了一眼宋织繁,才华?你的才华还不够吗?明明就是可以靠颜值吃饭的,偏偏还非得靠了才华。 人啊,还真就得貌相。 宋织繁关了台灯,拉下了帘子,躲进了被窝。 今年已经是三年了,对于寻找他,宋织繁从一开始的热烈期盼,已经慢慢的淡了,可能他根本就不在这所大学,甚至早就不在a市了。 那张作文被宋织繁收了起来,早就放进了盒子里,轻易也不会再拿出来。这两年和她表白的人不少,追她的人也不少。但她从来没有动心过。似乎,还是执念着,执念一个如他一样有趣的人出现。 这听起来,有些可笑。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有点扯淡,有点异想天开。 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脸都没看清的人想来想去,怎么也说不过去。 宋织繁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 次日的阳光很好,上过了新学期的第一节课,四人结伴准备去食堂吃饭,碰上了苏铭之和室友们。 宋织繁本是在游历和看好戏状态,却被某人一下子热情的扯住了双手,“你也来吃饭?”江竹昀一眼认出了宋织繁。 “你谁啊?”宋织繁一脸茫然,有点懵。 江竹昀身后的三人听了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哎呀呀,江竹昀啊,你也有今天。 “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了。”江竹昀也不恼,觉得越发有意思,当即就约了宋织繁下了下午的选修课去图书馆自习,并且彻底无视了宋织繁的拒绝。 宋织繁才没那个心情去搭理他,他愿意等,自己等着吧。 下午的金融选修课,没有太大的意思,唯一有意思的就是,代课的师兄是大四金融系的言韩。 宋织繁也仔细的听了听,确实还不错,言韩也并非浪得虚名。只是坐在一边的初子喻显得很是无聊,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宋织繁和室友们收拾了一下也出了教室。 “哎,言韩大神的颜值果然名不虚传,啧啧,不愧是a大四子之首。”刚出教室姚思思就开始感慨。 “嗯,课讲得不错,人长得也不赖。”宋织繁赞同的点点头,“不过,我还想去报一下商学院的选修课。” “想修商学院的课?那你应该去找那个中午对你无比热情的江竹昀啊。”初子喻本来还在苦恼刚才选修课的事,听着宋织繁这么一说忽然转移了话题。 “谁?江竹昀?”宋织繁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想了两秒,“你是说中午食堂门口的那个人是商学院的江竹昀?” 三人看着宋织繁质疑的表情,一致点头。 “呵,还真担得起风流两个字。”宋织繁依旧是一脸嫌弃。 甄艺一路没有开口,听着宋织繁刚才那句话,忍不住开口辩解了一句,“人家那后面不还有才子两个字呢嘛。” 几个人边聊边走下了楼,刚出了门,就碰见了宋织繁不太想看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