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你管。”我们的小花女神可有志气了呢,宁可疼死,也不搭理江竹昀。 宋织繁伸出手捂住胃部,咬着嘴唇,缓缓的挪步回去。 看着宋织繁有些痛苦的表情,江竹昀大概也知道她真的胃不舒服,也不开玩笑了,“让你别吃那么多凉的,看把你给能耐的,吃那么多。” 宋织繁推开江竹昀欲靠过来的手,自己一个人按着胃,微微有些难熬。 “行了,低个头求一下我又不会死。”江竹昀真是无语了,明明疼的眉眼都皱在了一起,还在那固执。 “谁求你。”宋织繁忍忍疼,加快脚步。 江竹昀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只是用行动表示一切,上前两步,一下子把宋织繁背了起来。 “你干什么呀?”宋织繁没有料到,反应过来时已经趴在了江竹昀的背上。 “别动了,我告诉你,再动,我要摔跤,咱们就都不用回学校了。”江竹昀边走边对后边的人说道。 “放我下来。”宋织繁不买他的账,硬是不肯。 江竹昀这次学乖了,老老实实的保持着沉默,往前走着。 宋织繁没办法用力挣扎,最后也妥协了。 他的背,看起来很瘦弱,但趴在上面却很舒服,很坚实。 宋织繁记得,从小到大,只有小时候爸爸背过她,连宋凌凡都没有背过。 此刻,她老老实实的趴在江竹昀的背上,一动不动。 他的身上有一丝丝清冽好闻的气息,浅蓝色的棉布衬衫很舒服,让人有种想把脸也贴上去,搂住那细长的脖颈的冲动。 有那么一瞬间,宋织繁有些恍惚了。他要是不那么不正经,好像也还能凑活凑活事。 不对不对,自己怎么能被这个衣冠禽兽给骗了呢?宋织繁想来想去,胃更疼了,忍不住哼唧了两下,靠在了江竹昀的背上。 “还疼?去校医务室吧。”江竹昀听着宋织繁疼得忍不住出了声,问了问。 “不用,回寝室喝点热水就好了。”宋织繁低着头,下巴贴在那温热的衬衫上,手微微抓着江竹昀的肩膀,强忍着疼痛。 “最好严重一点,看你下回有没有记性。”江竹昀心里明明就是有些莫名的心疼,但偏偏这张嘴和宋织繁一样,好话不得好说。 “我乐意,你管我呢,你是谁啊。”宋织繁这个倔脾气啊,就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还不是因为你。 “行行行,我多管闲事。你再忍一会,马上就到学校了。”江竹昀能感受到背上的人沉重的呼吸,便也不再去和她争吵。 女生寝室终于到了,江竹昀又没办法上楼去,就在楼下把宋织繁放了下来。 宋织繁上了楼,衣服也不换钻进被子里,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江竹昀看着宋织繁上去了,在楼下又站了一会,想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宋织繁的联系方式,思索了一会转身去了药店,没一会拿着一盒暖胃的冲剂回来了。 正在考虑怎么送上去,身后响起打招呼的声音,“江师兄,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