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人还在耍赖,甄艺的手还是被揪着。 “我是医生,我帮你看看你哪受伤了,这样我也好替你跟这姑娘开个价,别便宜了她不是。”江竹昀走过去,将手上的长风衣放在行李箱上,很自然的去拉地上的人的手。 动作看上去轻柔的很,但实际用了多少力,只有他自己和地上那个被握着的人知道。 “哎呀,哎呀,你看看,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撞了人还这么欺负人。” 江竹昀脸上依旧在笑着,掏出手机,“我看你这伤的挺严重,不知道这姑娘多大的冲力,能把你一大老爷们儿撞的起不来。”说完,江竹昀回过头看了一眼甄艺,带着半开玩笑的口吻,“哎,你是不是坐了隐型火箭冲下来的,看把人给你撞得。”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纷纷。 “我去打个电话叫人来抬你吧。”江竹昀很是正经的样子,拿着手机就要打电话。 “哎,别别别。”地上那人略略扫了一眼江竹昀一手风衣,穿着得体,看着年轻,但不像是简单人物,似乎意识到了严重性,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落荒而逃。 甄艺看着走掉的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细细打量起眼前高瘦的人来。 刚才那么多人围着,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站出来说话,他倒是不一样。 江竹昀看着有些人的背影,嘴角挑起一抹不屑的笑,摸了摸鼻尖,拎着行李箱,头也没回一下,就走掉了。 甄艺愣了两秒,追上了江竹昀,“谢谢你啊。” “小事。” “我怎么感谢你?”甄艺一时语塞,蹦出来一句话。 “除了以身相许,我都不要。”花蝴蝶果然就是花蝴蝶,到哪做什么都一副不正经的扯淡样子。 甄艺吓了一跳,缓了一下跟上江竹昀的脚步,“你叫什么啊?” “雷锋。”江竹昀笑的灿烂,“做好事不留名那个。” 噗,这逼让他装的,可真是没谁了。 甄艺有点发懵,低头看见了江竹昀胸前别着的校徽,“你也是a大的啊?” “嗯。”江竹昀回过头来,才开始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小女生。 眉眼清秀,五官沉静,蓝白长裙,梳着丸子头,好看归好看,但称不上绝色。 那是甄艺第一次见江竹昀。 是个秋日阳光暖暖的日子。 到现在,时隔两年,甄艺仍能清晰的忆起那日的阳光,阳光里清风,清风里的温度,和帮她解围的江竹昀。 只是,后来在校园里再重逢,甄艺才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医生,而是商学院的大神。她满怀欣喜,但江竹昀早就忘记了那日的事情。 正式认识是在社团的一次活动上。但也仅仅是认识,甚至连朋友都谈不上。 a大所有的人都知道,江竹昀是个花花公子,风流的不得了,是个美女就能调戏两句。 可只有甄艺心里最清楚,江竹昀除了调戏人的功夫了得,最擅长的就是逢场作戏,真不真心还得两说。 记忆从新穿梭回来,江竹昀站在那,等着甄艺的回答。 “江师兄,我还没有你的电话。”说这话的时候,甄艺笑了,只是隔得有些远,没人能看得见她眼里的泄气。 “啊,对哦。”江竹昀走了回去,主动拿过甄艺手上的手机,输了一串号码,“这回有了,我先走了。” 江竹昀的背影渐渐远了,甄艺看了看还在亮着的手机屏,小心翼翼的存了起来,嘴角带着些腼腆的笑,感受着心间的欢喜,却又生怕被别人看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