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会,什么东西?弟弟? 怎么叫上弟弟了?难道是姐弟恋? 不对不对,宋织繁觉得自己脑洞有点大,想了好一会。 她是江竹昀的姐姐? “谁敢惹她啊,姐,我恶心着人家了。”江竹昀瞟了一眼宋织繁,一脸的不服气。 “你,”宋织繁气的够呛,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行啊,还真是个气人的好手。 “闭嘴。”旁边被江竹昀称为姐姐的人瞪了一眼江竹昀,转过头,微微笑着和宋织繁说道,“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小孩子气了一些。” “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宋织繁也把头扭到一边。 “我叫江念昀,是他姐姐。”江念昀伸出手和宋织繁打招呼。 江念昀,这名字,真好听。对面的女孩和江竹昀有几分相似,可身上的气质却大不相同。明媚中是温婉可人,眼角眉梢似有春风般温暖。 “赶紧打招呼啊。”江竹昀这个家伙又在一边多嘴。 “不用你说。”宋织繁变了个笑脸,握住了江念昀的手,“你好,我是宋织繁。” “好了好了,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了。”江念昀看着眼前谁也不让谁的两人,心里忍不住偷笑,还真是两个没长大的幼稚鬼。 “我送你,姐。” “不用了,你去送织繁回去吧。”江念昀笑着摇摇头,把手上的外套递给江竹昀,“赶紧把外套穿上,一会着凉了。” “人家款儿大着呢,用不着我送。”江竹昀顺手接过外套,还在那儿摆谱。 “行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一样呢。别闹了,我先走了。”江念昀走了之后,只剩下了宋织繁和江竹昀。 两人对面站着,可都没说话,很是尴尬。宋织繁站了一会,准备回寝室了。没走几步,后面的人就跟了上来。 宋织繁还是没有说话,觉得有点丢脸。人家和姐姐在一起,自己那么大反应算是怎么回事? 但江竹昀之前又没说过那是他姐姐,这是也不能怪她啊。可,可就算不是他姐姐,自己何故这么生气?宋织繁想的入神,丝毫没有注意校园路里开过来的汽车。 恍惚间,只是一下被人拉了一把,拽到了一边。 紧接着,头顶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干什么呢?这是校园里,车开得不快,要是在马路上,被撞倒了怎么办?” 宋织繁回过神来,整个人被江竹昀拉在怀里,靠的很近。一时语塞,宋织繁没有说话,晃过神来,脸色有些白,脚底有些飘。 江竹昀看着怀里的人脸色不是很好,强势的气场荡然无存,显然是心有余悸,被吓到了。缓和了下口气,江竹昀从头到脚看了看宋织繁,开了口,“没事吧?” 宋织繁小幅度的摇了摇头,从江竹昀身边往外悄悄挪了两步 回去的路上,宋织繁还是低着头。江竹昀在仔仔细细的回想刚才的事。 到了寝室楼下,江竹昀思量了好一会,干咳了两声,眼睛看向别处,问道,“你今天,是吃醋了?”他可是反反复复的想了半天,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江竹昀一向自认为情商极高,但是今天这么明显的事,他竟是有些不确定的。 宋织繁嘴硬,赶紧否定,“没有。” 回答的虽然快,但是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只是下意识的嘴上不饶人。 如果不是吃醋,她今天这么大脾气又是为哪般? 听着宋织繁的小声否定,江竹昀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嘴角的笑终于是忍不住了。 臭丫头,还嘴硬。自己刚才也是脑子短路没反应过来,因为这个吵起来,怪不得姐姐要说他孩子气。 “别生气了,刚才我反应过度,我错了。”江竹昀主动拉起宋织繁的手。 那是江竹昀第一次握住宋织繁的手,之前他无论是怎么追宋织繁,都丝毫没有做过什么越矩的动作。 宋织繁下意识的往后挣扎了一下。但也只是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任由江竹昀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很温热,就这样攥着她的手,很舒服。 午后的清风吹的刚刚好,校园的林荫路上一对人儿的影子和树影纵横交错,有一丝暧昧的痕迹。 两颗略带悸动的心在这秋日的午后欢喜的跳动,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