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乔末儿还沉浸在一场久别重逢的美梦中舍不得醒来,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就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的美梦。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梦见过那个在她的记忆里渐渐遥远的他了。 天知道,即使是在梦中,她都在祈祷,这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美梦! 可是,偏偏又被窗外那群不通人性的鸟儿给搅和了。 乔末儿越想越觉得心有不甘,气恼的嘀咕道:“什么莺啼鸟啭、鸟语花香?分明是扰人清梦!” 也不知是怎么了,自今年气温转暖以来,小区里就莫名其妙多了许多鸟群,俨然一副小鸟天堂的样子。 有人笑言,大抵是过去离巢远走高飞的鸟儿都归来团聚了吧。 远走高飞的鸟儿都归来了,远走高飞的人,却不知何时是归期。 乔末儿的心中默默升起一丝感伤,那个在她的年少时光里与她形影不离的少年,转眼,已经离开了十三年。 她至今也无从得知,当初明明说好要与她相依为命的人,为何会毫无预兆的选择不辞而别,从此消失在她的世界里,仿若人间蒸发了一样。 乔末儿设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跋山涉水去找他,届时,那场景一定很壮烈。 可是,世界那么大,她该往哪个方向走? 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曾经训诫过她:“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走散了,你只要站在原地放声大哭,我就会循着声音回来找你。” 然而,他离开之后,乔末儿懂得的第一个道理却是——在不在乎自己的人眼里,哭,只是在不道德的制造噪音而已! 所以,她只能把所有的惦念沉到心底,安安静静的呆在原地等待。 他离开了十三年,她就等待了十三年。 十三年满怀期望的等待,其实不算难过。 难过的是,这份期待不被他人认同。 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语重心长的劝诫乔末儿,青春是无价的,不该在沉寂的等待中腐朽。 所有人都说,二十五岁的女孩,该有一份浪漫的爱情,甚至,该寻求一位志趣相投的男士,共同组建一个新的家庭,执手余生。 于是,老妈开始不遗余力的撮合她和林家的三少爷,林赋。 “末儿,起床打理一下自己啦,别忘了我们今天约了林太太一起去喝早茶的。” 老妈敲了敲她的房间门,提醒道。 乔末儿听完满头黑线。 至于吗?和林太太约了九点的早茶,七点不到就催她起来“梳妆打扮”了! 况且,事实上,她并没有同意要去陪那个刁钻的林太太,只是先前已经推脱过几次了,这次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乔末儿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手机,祈望能找到救兵帮她想个借口逃离此难。 手机里,静静的躺着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好友薛菲菲在昨天夜里打来的。 她是个注重睡眠质量的人,睡前习惯把手机调成静音,所以,华丽丽的错过了这五通电话。 薛菲菲是知道她的生活习惯的,还打了那么多通电话,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乔末儿有些惊慌失措的回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之后,还没等她开口,薛菲菲便先压着嗓音说道:“赶紧看微信,都是我冒死拍下的!”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薛菲菲是医院急诊科的护士,想必是正忙着。 乔末儿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满心好奇的迅速点开微信。 微信里,薛菲菲发了三张照片给她。 第一张是一份病历报告,第二张是一张身份证的照片,乔末儿第一时间点开了第三张——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虽然照片拍的有点糊,拍摄的角度也很诡异,可是,乔末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 “颂庭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