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青橙原以为是小赵,于是加快了步子往前去,刚想挥手示意——就见对方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和口罩,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长手长脚条杆儿似的,倒是真不错……不过,穿成这样来接人也太奇怪了吧? 再细看,才发现那个人在打电话,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扫了一眼那些花篮。 青橙想着,这人应该不是小赵了,她便不好过去打扰别人打电话。 于是走到路旁稍等,傍晚的天混杂着一层层深浅不一的蓝,间或又染上了绯红、烫金色,青橙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等到她又看向剧院后门口时,只见刚才的黑衣人已经打完电话,正手脚利落地将最靠近门口的两个大花篮更换了下位置,然后便转身往里走。 青橙看得莫名,不过对方走了,她也就不再犹豫地走了过去。 她见门口没人看着,不知道能不能自己进去,姑且一试吧。 谁知刚踏上大剧院的台阶,一位身材魁梧的大爷如幽灵般从门内闪出来,脸黑得跟包公似的,直接就把她拦了下来。 “请出示工作证。” “大爷,我找许导。” “许导本人没有工作证,照样不让进。这是许导原话。”大爷果然对得起他的脸,够铁面无私。 青橙无奈,冲大爷笑了笑,站在门边乖乖等小赵,顺便打量起刚才那人挪动过的花篮——发现其中一个写着“水磨正音风雅颂——祝贺沈珈玏先生演出成功”,另一个写着“风动一山春色——祝贺苏珀先生演出成功”。 两个花篮,都是大手笔,视觉中心的位置堆满了各色绣球,边上是玫瑰,底下衬着红掌,还有一些她眼熟但叫不出名字的点缀花和衬叶。 青橙观察一向细致,就花篮本身来说,沈珈玏的要稍微高出苏珀的一些,但因为之前苏珀的被放在台阶上,所以显然高过了沈珈玏的,但被那黑衣人换过之后,沈珈玏的明显就高出了一头。 似乎有些门道呢,青橙心里估摸着。 虽然她不太懂这些捧角儿的弯弯绕绕,但如果有人会这么在意这些花篮的高低,那么她猜想,这里头一定有较劲的成分在。 反正等人无聊,她又拿起手机,查了沈珈玏这个人—— 沈珈玏和苏珀是同校校友,都是应工巾生和冠生的。沈珈玏长相偏端正严肃,他大苏珀两岁,比苏珀早入戏校,所以苏珀称他为师兄。 不过,角儿红不红可不管这先来后到,看着满场子都是给男女主角的花篮就知道,沈珈玏的光芒显然要暗淡一些。网上也只显示,这次青春版《西楼记》的演出中,沈珈玏虽然饰演了两个角色,但一个只是在开场时串个副末,出来唱一支《标目•临江仙》而已,另一个重要些,也就是配角相国家的纨绔公子池同。 所以,是有人看不惯苏珀,于是调换了花篮的位置? 又或者说,是沈珈玏本人?刚才那个人确实有做演员的资本,即使没看到脸,那身形也是足够看的…… 没等她想出个一二三,里头火急火燎地冲出来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人风一般地冲到青橙面前,“你是许小姐吧?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小赵?”青橙礼貌地微笑。 小赵呵呵一笑,从兜里掏出工作证,递给青橙:“你可一定要拿好了,因为前几次都出现了粉丝混入后台的情况,所以许导这次严整后台纪律,所有人进出都必须有证儿。”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那我去忙了,你随意。”说完,小赵又风一般地闪没影了。 回头再看了一眼花篮,青橙一笑,冲大爷甩了甩工作证,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