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吗这么看着我?”童安之假装摩拳擦掌道,“觉得我的目标很俗吗?” 许姑娘一脸正气地摇头说:“没有,很好,很实际!我的目标是导出人人称道的作品,名留青史,不是也很俗?” “哈哈,我为利你为名,咱们彼此彼此。”童安之又说,“等我结婚后,再生一双儿女,人生圆满。” “我比较喜欢女儿。” 此时沈珈玏路过,听到她们的对话,随口搭了一句:“你们在聊生小孩啊?” 在他后面一步走着的苏珀竟然也问道:“喜欢女儿?”这话问的自然是青橙。他眼珠黝黑,看着人的时候给人一种特别专注的感觉,青橙不由得撇开了视线,随意地点了下头。 等沈珈玏跟苏珀走没影了,童安之才咕哝道:“苏哥平时讲话都没心没肺的,时不时冒出来一句还能一箭穿心,今天竟然那么和蔼可亲,都没噎我们,我还以为他会说,你们对象都还没有就讨论小孩了会不会早了点。” “那我就回他一句,你不也没有吗?而且,还不一定谁早找到呢。” “对,太对了!”童安之要笑死。 午间休息的时候,青橙刚拿出自带的盒饭要吃,有人来跟她说许导找她,她盖上饭盒就跑了过去——许导跟她说下午演员要开始跟老师磨戏,鉴于她对昆曲不太熟悉,让她跟着老师旁听,他等会儿要出去一趟,晚点再过来。青橙应了声好。 而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一时间却找不到饭盒了。四下一看,发现苏珀正坐在临水的凉亭里,仪态悠然地把一块榆耳塞进嘴里。 她的便当盒怎样都跟二叔订的盒饭长得没有半点相似吧,居然还能吃错了?要说苏珀故意来吃她的便当,青橙是无法想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练功练得昏头转向了? 她踟蹰了好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斟酌着开口:“苏老板。” 苏珀抬头,眼带询问地看向她:“嗯?” “不好意思,你手上的这份饭,是我的。” “哦。”苏珀没有因为拿错而尴尬,虽然露出了点歉意,但更多的反而是好奇,“是你自己做的?” “怎么,不好吃吗?”她下意识地问。 “很不错。” “谢谢……” “这盒饭我已经吃了,你估计也不想再吃了。”苏珀说着伸手指了指远处敞开着门的一间房,“盒饭到了,我那盒赔给你。” 他说得有理有据,有退有进,让人只能点头认命。 青橙又看了眼自己的饭盒,不太情愿地“哦”了声后便去领饭了,总不能饿着肚子。 一分钟后。 分派盒饭的员工点了点桌上的纸说:“领了饭后,把名字划去。” 然后眼见着导演助理许小姐把苏珀的名字给划掉了,不解道:“你怎么把苏珀给划掉了?” 青橙只好简要说明:“苏珀吃了我的,我吃他的。” 周围的三三两两:什么情况? 另一边,沈师兄走进凉亭,说道:“我可听到了,你好端端干吗占人家姑娘的便宜?” 苏珀很淡定:“真拿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