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南是午饭前走的,下午开始下起了暴雨,檐角如同挂了道瀑布,豆大的雨点砸到青石板上,噼啪之声宛如奏起了交响乐。这样的背景音下根本无法排练,许导无奈,只能让大家边休息边等雨停。童安之走到青橙边上,挨着她的肩膀说:“今天有戏粉组团来你家园子外面蹲点。” “戏粉?真的啊?我来的时候都没注意到。”青橙看了下外面的雨,“不会现在还在吧?粉丝也挺不容易的。” “人家在对面那家茶空间里喝东西,比我们在室外操练被蚊子咬可舒服多了。” 青橙想了下,也是,她又问:“是谁的粉丝?” “还能有谁的,苏珀的呗。说起来,你今天见到赵南了,觉得他怎么样?” “很帅啊。” “跟苏珀比呢?” “……不太一样。” “那你更喜欢哪一款?” 青橙发现自己都不用多想,心里瞬间就有了答案,没有任何犹豫,她有些心惊,但她又不想随口糊弄人,虽然是小事,可她也觉得那没意思,所以她老实答了:“苏珀。”紧接着又补充,“我也喜欢年纪大点的,赵南看着比我还年轻。” “哈哈哈哈,苏珀也就比赵南大一岁,你以为他们差几岁啊?” “三岁?” 童安之笑得差点岔气:“稳重的苏哥哥长得太着急了吗?” 青橙大窘:“这话你可千万别跟他说。” “不会的不会的。” 可是,架不住有人刚好路过听到。 听到的师弟转头就把这件事当乐子告诉了苏珀。 苏珀听完后,沉默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闭目养神。 这天这场雨似乎在跟许导作对似的,差不多停了的时候,已是傍晚。许导无可奈何,得,都收拾收拾,回家吧。 雨后微凉,大老爷们没太大感觉,女孩子就忍不住有些瑟缩了。 青橙弯着腰在整理背包的时候,身后披上来一件衣服,她以为是二叔,转身却看到了苏珀。 她脸上带笑的表情瞬间就滞住了。 苏珀说:“谢谢你之前的盒饭。” 那都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才来谢? 实在有点奇怪。 她直起身子,还是把衣服拿了下来,还给对方,道:“不用了,谢谢。” 苏珀接过,却不是收回去,而是再一次披在了她身上,不紧不慢地,却挺坚持:“你穿着吧。” 有那么一瞬,他近在咫尺,仿佛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青橙有些蒙,一种遥远的熟悉感在心里若隐若现,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关照她,有种不真实感,她突然就想起了之前童安之说有苏珀的粉丝在外面蹲守的事,脱口而出道:“你该不会是想拿我当替身,引开外面的粉丝吧?”话音刚落,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脑洞清奇,也显得智商欠费,当下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苏珀微微挑眉笑了下:“不是,你的身高怎么当我替身?” 在青橙一脸哑口无言的神情里,苏珀又道:“先走了,衣服你明天还我就行。”没给青橙还他衣服的机会,说完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