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开始后,青橙又偷偷看了苏珀一眼,只见他一手撑着下颚,看得挺认真。反观赵南,时不时刷一下手机,似乎对这部文艺片不是很感兴趣。 她调整心态,让自己别太在意右手边的人。 她心神不宁地望着前方—— 熬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是把电影看进去了。 可是,戏进行到一半,男女主角的暧昧气息越来越重,明眼人都知道,接下来该是床戏了。前座的情侣还有些小动作,青橙窘迫得无以复加,伸手想拿可乐来掩饰尴尬。谁知右手一抓,没抓着可乐,却抓住了一只手。她吓了一跳,迅速抽回手,扭头看去,“被害者”苏珀也正看向她。 “我忘买饮料了,有点口渴。”苏珀说这句话的同时,电影里的男主角正凑到女主角的耳边,带着轻喘的气息吐了句“我有点饿了”,随后就张嘴含住了女主角小巧的耳垂…… 这两句夹在一起,青橙不禁泪奔:真是日了×了。她从来没觉得“饥渴”这个词如此形象生动过。谁知,苏珀又紧接着来了句:“我会打开盖子喝,不介意吧?”他的音量控制得刚好只有她能听到。 青橙此时哪儿还有心思去思考他的话,只“嗯”了一声。 赵南发现他们在交谈,随口问了声:“苏哥说什么?” 青橙尽量保持了平和的声音:“他渴了。” “是因为电影吗?”赵南似乎有所联想,低笑道。 “……” 赵南的话苏珀也听到了:“片子的情与欲表现得很好,有什么问题吗?” 赵南不说话了。 电影继续,慢镜头的绵延试探着情欲的边缘……好在是边缘,而整场床戏很快也结束了,青橙如释重负。 之后三人都没有再说话。电影临近尾声的时候,赵南电话响了,他按掉了,之后回了一会儿信息,跟青橙说,他有事得提早走了,有空再约。 青橙便礼貌应允:“好。” “苏哥,再见。” “好。” 于是乎,青橙身边只剩下了苏珀…… 等到电影结束,青橙跟着苏珀走出影厅。 苏珀看了下手表问:“要不要一起吃顿饭?” “我约了家里人。”幸好真跟奶奶说好了要一起吃晚饭,否则还得找理由。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就行。”青橙婉拒,面上带着笑,显得无比真诚。 “我本来就要去城北买点东西,顺路,送你吧。” 之前吃日料那次,她跟小赵说过她家在城北——她记得自己当时走在他后面,他在跟他师弟说话,而她说得也不大声。 “不用那么麻烦……” “不麻烦。”苏珀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又说了句,“你为什么那么不想我送你?” 还不是因为跟你有过一段……我怕掉马甲。 她一时也找不到好的说辞来推拒,硬要说不想你送,更让人多心。 最终,青橙还是坐上了苏珀的车,一辆低调的黑色越野车,车里很干净整洁。 苏珀上车后就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青橙连忙接过:“谢谢。” 苏珀发动了车子,问道:“你跟赵南很熟了?” 青橙被他问得一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照实说:“不熟,今天第二次见。” 苏珀“嗯”了声:“你住哪里?” “香竹巷,你把我放植物园那边就行,不用绕过去了,那边经常堵车。” “不差那么点路。” “我走走就——” “许小姐。” “嗯?” “我习惯送佛送到西,你还是成全我吧。” 青橙:“……” 苏珀将人送到了小区门口才离开,刚开出没多久,就接到了梁女士的电话:“儿子,在哪儿呢?晚饭回来吃吗?” “回,我到老街给你买点栗子再回。” “哎呀,儿子,你太好了,特意跑那么远给老妈买栗子。” 苏珀心道:只是顺便。但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你爱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