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已是六月,清晨的空气还有些许的凉意。不知从何时起,抬头仰望,变成了井蛙观天。一座座耸立的楼宇,将天空间隔成狭窄的荧幕,湛蓝为底,上演云卷云舒,来而复往。 在这重叠楼厦的最低层一角早餐店里,终于排到鹿漫云,“来个馅饼,素的。”因为创文明城市,流动早餐摊都被取缔了。转移到街边门面的早餐店屈指可数,排队成了家常便饭。成本增加,连馅饼也跟着涨了价。 来到公交站牌,鹿漫云的身旁站着同样一位脚蹬高跟鞋,身着西装衬衣的陌生女孩。两人心照不宣地互望一眼,分别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早餐。 公交车姗姗来迟,鹿漫云被人流拥上车,诺大的铁皮盒子里人挤人,成了咸鱼罐头。她艰难地找到一席之地,站稳扶好。浑浊的空气让她实在没有胃口再尝试手上的早餐,索性塞进了包里。 “今天双鱼座,幸运指数五颗星……”公交电视广播里传出一个甜美的声音。 鹿漫云撇撇嘴,不置可否。 车上的每个人都在低头玩手机,她也不例外。“嗡嗡”一声,点开信息,是妈妈。“云儿,你爸的医药费又用完了,你得想想办法呀。” “还真是幸运。”她嘟囔一句,打开手机银行,躲避着身边随车摇晃的乘客,输入转账密码。 坐在工位上,看着余额栏中的可怜数字,盘算着下个季度的房租、水电物业费,鹿漫云顿觉一股寒意冲上脊背。 “发什么愣呢?” “孙总早上好。”鹿漫云闻声站起身来,是上司孙明辉。 “都来这么久了,还这么拘谨。”孙明辉的笑容很可亲,“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鹿漫云跟他进了办公室,只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沓资料递过来。 “小鹿,我知道你刚转到市场部来,压力挺大。不过也不用着急,不是还有我呢嘛。” 鹿漫云微微一笑,低头看了一眼那沓资料,顿时惊掉了下巴。“大……大唐?是本市首富那个大唐吗?” 孙明辉眉毛微挑,点点头,“怎么?不想做啊,那我找别人。”说着便要来拿资料。 鹿漫云登时将那资料抱在胸前,如获至宝。“愿,愿意,谢谢孙总,谢谢孙总。”她就差鞠躬到头触地行大礼了。 “果然是幸运指数五颗星!”出了上司办公室,鹿漫云兴奋的龇牙咧嘴,双手握拳,给自己加油鼓劲。 “什么事这么开心?”二部的李萌乜斜她一眼。 大唐是什么企业啊?那可是本市首富的集团公司,要是把这单业务做下来,那么即使她鹿漫云分一点儿羹,也够完成任务指标了,绩效奖金那还不是顺带的事儿。这种好事儿能随随便便说给同事听吗?而且还是竞争对手! 当然不能!鹿漫云再迟钝也知道,这件事只能自己心里偷着乐。“没,没事。”她吞吞吐吐应着,转身回到座位上。 刚坐下,手机就“嗡嗡”振了起来,是闺蜜秦香怡。 “漫漫,我送你的礼物收到了吗?你可一定要随身携带,都是成年人了,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鹿漫云用手捂住了手机,低声说道:“我又不是商业间谍,要那玩意儿干嘛呀?” “会派上用场的,相信我。对了,今晚的同学聚会别迟到哦。据说还有神秘人物会出现哟!” “同学聚会能有什么神秘人物?我怕去不了了,刚接了个大客户,估计得加班。” “哟,这么快就接客了呀。那你忙吧,小女随叫随到的哟。” “退下吧。” 鹿漫云一整天都沉浸在大唐的资料海中,总算对大唐错综复杂的产业架构有了大概的了解。她心里也对大唐有了自己的评估,如果授信额度可观的话,那么利息收入、中间业务收入,全套下来……光是假想一下未来可能出现的收益就让她心花怒放。 眼看就要下班了,孙明辉突然过来跟她说:“下班之后没事吧?跟我一块去大唐做个现调。”虽然是商量的语气,却让人无法拒绝。所谓现调,就是现场调查,给企业借款前的考察工作。 鹿漫云看看表,“现在?”她不禁疑惑,这个点儿去企业做现调,人家不都下班了吗? “怎么?晚上有事?”孙明辉脸上略沉。 “没,没有。”她还没到随时可以跟上司说“不”的段位,尤其眼下,完成任务指标迫在眉睫,是她处于被动地位。 鹿漫云迅速拉开抽屉,随手拿了记事本和钢笔。阴错阳差的,看到了秦香怡送她的“礼物”,愣怔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