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运,现年二十九岁,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目前她正遭遇着人生第一次的“壁咚”…… 那张帅得要命的脸越来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她用力闭上双眼,这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小……幸……运……” 扑面而来的轻唤声软软的、绵绵的,尾音被拉得很长,透着让人浮想联翩的暧昧气息。 所以说,请不要这样叫她啊!年近三十还没有恋爱经验的女人对此是毫无抵抗力的!听到这种叫唤耳朵会怀孕的! “你要去哪里呀?” “嗯……”她仍然紧闭着双眸,五官聚拢,下意识地抓紧手里的考勤卡,“下……下班时间到了……” “……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今天要加班吗!你是聋了还是傻了?!” “哎?!”她猛地睁开眼睛,脑内的各种粉红小剧场瞬间幻灭。 “哎什么哎!给我去改人设图!” “我……”她深吸了口气,迎上夏柯那双盈满怒意的眼眸,硬着头皮嗫嚅,“我今天有事……” “有什么事比工作更重要?!” “那个……我……”邢运有些扭捏。 一旁站在打印机边跟她关系还不错的徐依依看不下去了,替她回道:“她今天要去相亲。” ……闭嘴啊! 邢运猛地转头瞪视她。 在如今这个社会,接受相亲就像是承认自己是大龄剩女,虽然从年龄上来说她的确是了,跟朋友聊天时偶尔她也会这么自我调侃,但是唯独不能在夏柯面前承认啊! 要知道,他们家这位老板最擅长的就是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会被取笑的!他绝对会拿着这个梗取笑她很久的! “噗……”果然,夏柯没能绷住,笑出了声。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样不太礼貌,“不……不是,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 “……” 说这种话的时候起码给我把笑先憋住啊! “我只是觉得有点好笑……” “……” 所以说,你这完全就是在嘲笑我的意思啊! “哎,我不是说你好笑,是说相亲这件事很好笑,两个连对方名字都还不知道的人却要以结婚为前提展开对话,这不是谈恋爱是谈买卖吧……” 果然是人生赢家会说出来的话啊。 在身为员工的邢运看来,夏柯这个人有一堆缺点:挑剔、毒舌、工作狂、轻微洁癖,还很擅长压榨他们的劳动力,但如果以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他颜值高、气质佳、自主创业经营着一家开发手游的小公司,虽然谈不上有多赚钱,但称得上是工作稳定、有才华又有上进心,想也知道有多抢手了。 他从来不需要为恋爱烦恼,光是那些隔三岔五跑来他们公司找他“谈公事”的女人就够他挑的了。 相亲?在他看来确实是件好笑到无法想象的事情。 可是她不一样啊…… “那你说我要怎么办?”邢运挫败地垮下双肩。无所谓了,在这种人生赢家面前承认自己是个loser也没什么丢脸的。 “……什么怎么办?”夏柯一头雾水。 “我家里的平辈都结婚了。” “……” “弟弟的小孩都已经两岁了。” “……” “看起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哥哥今年也终于结婚了。” “……” “表妹也进入了备孕期。” “……” “长得明明没有我漂亮的堂妹前几天居然跑来送第二次婚礼的喜帖了,还顺便善心大发地要给我介绍一个相亲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