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回想起了今晚的惊心动魄。 说得没错,就她这倒霉体质,一晚上遇上两次同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还是说,你怕你男朋友误会?没关系,我也可以送你去他家……” “不好意思,夏总!麻烦请让我在你家借住一晚吧!”她打断了夏柯的话音,郑重地弯腰鞠躬,“拜托了!” 当摆在面前的选择只剩下楚楠和夏柯,那她宁愿选择后者。 无论她和夏柯之间刚才发生过多么尴尬的事情,也好过去麻烦楚楠。 邢运并不是第一次来夏柯家了,之前也经常会被他抓来关在小黑屋里赶画稿。 这里简直就像第二个公司,她所有的不自在在跨进房门的那一刹那荡然无存,总觉得下一秒她就会被关进书房里熬通宵。 于是,和以前一样,她脱了鞋后习惯性地往厨房跑…… “你干什么?”身后传来了夏柯的询问声。 语气中所透出的不满让邢运轻轻震了下,“泡、泡咖啡啊……” “这么晚了还喝什么咖啡!” “对哦。”她挠了挠头,“差点忘了今天纯粹是来睡觉的。” “……你还真是完全不把我当男人看啊。”孤男寡女有纯粹睡觉这种事吗? “哈?” “算了,没什么……”他伸出手,扶着邢运走到沙发边,“坐着别动。” “哦。”她讷讷地点头,看着夏柯一会儿去书房一会儿又去厨房。 折腾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再次走回到沙发边,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她,“先喝点热牛奶。” “谢谢。”她伸手接过,有些意外地打量着手里那只杯子。 “怎么了?这不是你的杯子吗?放心,我没用过。” “不是啦,就是觉得挺亲切的,感觉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 “夏总?” “……” “夏总?!” “嗯?”他回过了神。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刚才心口好像微微悸动了下,多半是错觉。他撇了撇嘴,没有太当回事,弯身打开了医药箱,翻找出红花油,“脚给我。” “啊?”邢运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片刻后才搞懂他的意思,非但没敢伸出脚,反而连连往沙发里头缩,“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少废话。”他干脆强行把她的脚拉到了自己的膝盖上,“我前女友是自由搏击的教练,处理这种伤我绝对比你有经验。” “你常帮她处理吗?” “是常帮自己处理。” “……” “况且,我不想让你有请病假的机会。” 闻言,邢运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太麻烦他的自己简直有病,跟这种万恶的资本家客气就是对自己不客气! “请!”她惬意地躺进沙发里,摆出一副准备享受的姿态。 也只是摆出姿态而已,其实她是打算故意找点碴的,说什么处理这种伤很有经验,恋爱比她有经验也就算了,连这方面都要赢吗!忍不住就想要狠狠打一下他的脸! 然而…… 如他所言,真的很有经验! 手法娴熟!力道恰好!修长指尖颇有技巧地揉按着她的脚踝,应该是在按捏某个特殊穴位,不仅缓解了疼痛还让她有种触电般的酥麻感,酥得她情不自禁地溢出浅吟,“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