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佳佳傻傻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面前的这个女生应该比自己小一点吧,穿了一身粉红的裙子,头发梳了两个高高的发髻,一张脸生的白净白净的,她旁边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穿着一身官服,一个肩上背了一个类似于现代的急救箱。 “慕容小姐,您终于醒了,请容微臣先给您把脉。”那个太医弯腰向前走了一步。 “慕容小姐?你是在叫我? ”韩佳佳伸出食指指着她自己的鼻子。 “额……是的,这里有没有其他人了。” “这里是那里啊?你们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是你们救了我吗?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我身边还有其他人啊? ”韩佳佳看着面前的人激动的问道,结果动作太大,一不小心撞到了床唯。 “小姐,您不要吓奴婢啊,你怎么连自己家都不知道了,还问一些奇怪的话。胡太医,您快看看小姐啊!”翠红着急看着胡太医。 “别急,我先给小姐把把脉,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说着,走到韩佳佳面前伸手给她把脉。 “不行,你们先给我说说这是那里,不然我不会让你碰我的。”韩佳佳把手藏的了被子里。 “小姐,您先让胡太医把脉,您想知道什么奴婢告诉你好吗? ”翠红看着韩佳佳商量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韩佳佳老实的把手伸了出来。 “胡太医,小姐怎么样啊,她的身子没事了吧? ”翠红看着胡太医摇头,以为她家小姐还有什么问题,不由得问道。 “这,,小姐的身子已经没有大碍了,只要好好调养就可恢复,可是……” “可是,可是什么啊?”翠红打断胡太医的话问道。 “小姐,您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连你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吗?”胡太医皱着眉头看着韩佳佳。 不是吧?难道真是穿越,看着家里的样子请得起太医,难道是个大官,算了,先安定下来再说。想到这里,她假装伤心的点了点头。 “怎么办啊,胡太医,小姐她这样什么时候可以痊愈啊!”翠红两手不停的绞着手中的丝帕。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了,可能是小姐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伤了脑袋,导致她忘了所有的事。”胡太医解释到。 “那,小姐什么时候能够记起来呢? ” “这个我就不敢肯定了,也许过一阵子就会记起来,也许永远都不会。我在开几服药给小姐把她的身子调养好,其他的,就只有看机缘了。”胡太医边说边走到外面的桌子边给韩佳佳写药单子。 “有劳胡太医了。”翠红跟在胡太医的后面也往外走。 “喂!你们干嘛都走啊,还没有告诉我这是那里呢? ”韩佳佳看着她们都往外走,躺在床上大喊道。 “小姐奴婢送送胡太医,马上就回来。”翠红看着韩佳佳回到。 “这是方子,按照这上面的药每天熬给小姐喝,就可以了,翠红你就不用送我了,先去照顾你家小姐吧。”胡太医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吩咐着。 “是,有劳胡太医了,您慢走啊!”翠绿说完就走到了韩佳佳的床边。 “他走了,你快点给我说说,一点都不许漏啊。”韩佳佳侧躺着看着眼前的翠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