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里是右丞相府,您的爹爹慕容青石是当朝的右丞相,你的哥哥慕容建成是掌管六部的尚书大人,您的姐姐慕容红梅是太子妃,你的妹妹慕容晓雪跟您一样还在家中,您是丞相的三千金慕容骄阳,您之所以受伤是因为小姐你骑马的时候马儿受惊,从马上摔下来,然后又被马踢了一脚撞在了石头上。” “被马踢的,对了,你怎么不说你是谁啊? ”韩佳佳看向翠红。 “奴婢叫翠红,是从小服侍小姐你的丫鬟。” “哦,我知道了,我想先休息休息,那个翠红你就先出去好了。” “是,奴婢告退,小姐有事叫奴婢就好。”翠红行礼退了出去。 看着走了出去的翠红,韩佳佳在心里狂汗,居然叫翠红,古代人取名字真是,不敢恭维啊。不过还好自己的名字不难听,看来自己还是魂穿啊,这倒霉小姐居然是被马踢死的,哈哈……真好笑。 一觉醒来,韩佳佳觉得饿死了,她打算起床去找点吃的,可是刚一动就觉得浑身很痛。但她宁愿痛一下下也不愿被饿死啊,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刚把鞋子穿好,翠红就推开门进来了。 “小姐,你怎么起来了啊,太医说你的身子还得调养调养呢? ”翠红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过去扶韩佳佳。 “可是我饿啦,我得起床找东西吃!”调养个屁啊! “奴婢们就在门外啊,您有事叫一声就好了啊。”看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该怎么给少爷交代啊。 “这粥挺不错的。”她嘀咕了一句又开始吃。 “翠红,我要出去透气。”吃饱喝足以后,就该出去看看她的新家怎么样啦。 “小姐,可是你的身子还没好啊,就不出去了好不好。” “不行,我就要出去,反正我就只在院子里走走嘛,你要不放心,咱俩一起好了。”韩佳佳铁了心要看看这个右丞相府到底是什么样。 “好吧,那奴婢先帮小姐梳洗。”翠红帮她找了一件粉色的纱裙穿好,腰上系了一条白色的腰带。 “小姐,来这边坐下,奴婢帮你梳头。” 韩佳佳坐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她随手拿起镜子,看到里面的人,她吓得一手扔掉了手里的镜子。 “小姐,你怎么了? ”翠红疑惑的问道。 “没事没事!”自己都已经望了不是原来的模样了,还吓了一大跳。真是够笨的。 她重新拿起镜子,镜子里的人肌肤如雪,眼睛似黑珍珠般乌黑发亮,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口。“噢!居然这么卡哇依!就像个SD娃娃一样,哈哈,赚到了耶!”韩佳佳激动的大笑。 “小姐,你再说什么呀!什么卡哇依,什么死的娃娃啊!”小姐脑子该不会不正常吧?翠红在心里说道。 “呵呵!卡哇依是可爱的意思,我夸我自己呢?”她好心情的给翠红解释。 听到韩佳佳的解释,翠红的额头上滴了几滴冷汗,小姐啊,你怎么被马踢了之后脸皮怎么就变厚了啊,居然自己夸自己。 韩佳佳当然不知道翠红的心里在说些什么,她还在傻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小姐,今天还要戴这个珠花吗? ”翠红拿着珠花问着韩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