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了。”她随口答道。余光闪过台上的那些头饰,她看着翠红,指了指那一堆头饰“你该不会要把这些全都插在我头上吧。” “是啊,这是小姐你每天都要戴的啊,当然,还会有其他的,不过那就要看小姐你的心情了。”翠红理所当然的回答。 “什么?这么大一堆,全都要戴在头上? ”我的天,难怪你家小姐怎么会死,我看她不是被马踢死的,而是被这些东西压死的。 “对啊。怎么了? ” “我不戴,就戴这一个就好了,其他的都收下去吧。”韩佳佳从一堆头饰里找出了一个珞瑛放在一边。 翠红拿过梳妆台上的珞瑛,戴在韩佳佳的头上。 “小姐,你这样比平常更好看。”翠红看着镜子里的韩佳佳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走吧,出去逛逛。” 走出房门,就看到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花,接着往下走是池塘,里面的水清澈见底,各色的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的,前面一点是一个凉亭。唔~真不错。 “小姐,奴婢扶你到那边的凉亭里坐坐好吗? ” “好吧。”韩佳佳考虑到这具虚弱的身子走不了远。 “小姐,奴婢去帮你沏茶,你就在这里做一会儿吧!”翠红扶着韩佳佳来到凉亭坐下。 “去吧去吧!”韩佳佳挥了挥手。 看着眼前这一片美丽的景色,韩佳佳心情大好。虽然狗血的穿越了,可是还好穿到了一个大小姐的身上,虽然这具身体很弱,但也还是一个大美人嘛,哈哈!!韩佳佳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幸运的。 站在亭子里向远处眺望。 ‘哇!真是漂亮啊。’韩佳佳闭着眼睛,把手张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骄阳,你没有事吧,我才刚走,你怎么就又出事了呢?”韩佳佳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一个好听的男音传入耳里。 韩佳佳睁开眼,一个穿着白色绸袍的男子正朝自己急急的走来。 “身子没什么大碍了吧?怎么会那么不小心被马踢呢?”他抓着韩佳佳的手一脸的担忧。 韩佳佳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长发高高束起,清秀的眉目,干净的脸庞,在加上那一身白衣,看起来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只是他干嘛抓着自己的手啊,难道是这个身子的未婚夫?可是翠红没有给自己说过啊? “骄阳,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慕容建成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脸傻傻的盯着自己,他焦急的摇了摇韩佳佳。 这一摇也把韩佳佳这个花痴给摇醒了,她把手从慕容骄阳的手里抽出来。“额……没有,我没有不舒服,只是被你吓了一跳而已,不知你是? ? ? ”她礼貌的问道。 “骄阳你没事吧,怎么连哥哥都不认识了? ”慕容建成一脸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是我哥哥,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一脸歉意的看着慕容建成。原来是这个本尊的哥哥啊!长得可真帅啊!!韩佳佳还在对着自己名义上的哥哥犯花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翠红呢?她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你身边伺候你呢? ” “哥哥别生气,她去给我泡茶了。”看着眼前的帅哥快要发火,韩佳佳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