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晚,潇潇起身要告辞了。太后执意她留下用膳。南潇潇不好推脱留下了用膳。清蒸鲤鱼鲜嫩可口,脆滑肉芳香酥软??????南潇潇一点也不拘谨,太后不时的夹菜给她,潇潇心里一直暖暖的。 用过膳,太后拉着南潇潇的手进入她的寝室,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枝金灿灿的发饰,那是一枚工艺精细,材料贵重的龙凤图案的发髻饰品。南潇潇知道这是个无价之宝,有些受宠若惊。急忙屈膝扣谢太后。太后拉她起来:‘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臣不知。”潇潇道,太后缓缓地;“这是一支金步摇,它是由黄金和昂贵的珠玉材料制成。珠玉缠金流光,流苏长坠荡漾。这是先后当年赠与我的,我一直视若珍宝,你要好好珍惜??????”潇潇立即屈膝:“臣何德何能受此贵重之物。”太后挽起潇潇:“我这是贿赂你以后常来陪我这个老太婆聊天解闷。”太后拿过金步摇照着镜子,替南潇潇插在她如云乌黑的发髻上,顿时南潇潇的头顶晶莹辉耀,金光闪烁。南潇潇站起身,步摇轻摆,花枝乱颤,南潇潇愈发显得楚楚动人。太后满意的笑了。从南潇潇的身上她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向人颤袅如相媚。”她们就这样聊到了掌灯时分,宫灯都亮了。潇潇方才告辞,太后拉着她的手,依依惜别。 南潇潇一路兴高采烈,这是她进宫以来遇到的第二个知音,她真有些不敢相信,掐了自己一把,:“啊!是真的!”那些在梦里才有的情形真的降临到她身上了。夜晚躺在床上兴奋地辗转难寐,是啊,南潇潇经历了那么多的冷眼.嘲笑,如今有人这么爱惜她,她不能不高兴 。此后南潇潇经常去太后的寝宫,去看望太后,潇潇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送给太后,她就给太后讲故事,帮她捶背,她讲的嫦娥奔月,精卫填海,大禹治水,金枝欲孽??????这些故事太后百听不厌。经常逗得太后很开心。太后觉得潇潇不仅漂亮,还有一双想象的翅膀,在爱的天空下飞翔。这是她在别的宫里别的女人身上所看不到的。自从认识了潇潇,她觉得自己也年轻了。没事的时候她还会交南潇潇做女红,南潇潇很聪明一教就会。 每天,南潇潇一如既往的去荷花池边见连嘉,这个从没被别人发现的地方成了她喜怒哀乐的寄托。连嘉在各方面都给与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因为快乐着她的快乐,悲伤着她的悲伤。她把每一天的烦恼和快乐都一股脑的倒出来。连嘉悠闲地作画,听着南潇潇在一旁津津乐道也觉得别样的幸福。她说的更多的是太后,每次说起太后,她满脸都抑制不住的幸福。:“你不知道,连嘉,太后好慈祥,好有风韵,好善良啊??????我每次见她,她都笑眯眯的??????”南潇潇绘声绘色的描述着,连嘉看着眼前这个容易满足的单纯的女孩,真有些为她担心,暗忖:“这样胸无城府的女孩,在这争风吃醋的后宫以后如何生存?她不会矫揉造作,不会买卖弄风骚,不会阿谀奉迎。”可是连嘉想象他喜欢的不正是这样的她吗:独树一帜,回归本真。 “咦!你说太后喜欢什么呀?”连嘉指了指他正在画的荷花图。“那你怎么知道的呀?”连嘉把手放在唇边,故作神秘,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么久了我总是得到太后的恩惠,就画一幅荷花图送给他老人家吧。”南潇潇稚气的表情兴奋不已。她每日缠着连嘉教她画荷花,她要用心画一幅最美的荷花图送给太后。她画的画有那么高的一摞,可是她都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