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极光 我曾经以为,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心甘情愿,总是能够变得简单。然而这么多年后,我才发现,关于爱情这件事,我一直无能为力。 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的快乐,我的悲伤,所有自第一眼看见你起伴随的爱恨嗔痴,都会随着时间灰飞烟灭。 如你所愿,我是真的长大了。 所以,我不需要你了。 入夜的大剧院灯火辉煌,座无虚席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翘首期待着最后一首曲子。 壮丽豪华的舞台上,银色的光柱笼罩着一位身穿纯白吊带洋装的年轻女子。双手抚上钢琴键盘,精致得令人叹息的脸庞转向人群,她轻声开口:“这一首,名字叫《喜欢》。”她顿了一下,笑容有淡淡的哀伤,“献给我曾经最爱的人。” 琴声似流水般倾泻,昨日种种点滴在心头。 幼时迷路,她倔强地抱着玩具熊坐在马路边等,是他先找着了她,带她回家。 贪玩忘了作业,她求着他熬夜帮她做题,因懒得抄直接把他的原稿交上去,结果被老师发现,两人一起被她母亲骂了一顿。 隔壁班男生写给她的情书被他发现,他硬是跑了趟学校帮她考察,然后皱着眉对她说,这个不行。 母亲去世那天,她站在角落里,看着他在月光下无声落泪。 他生日那天,他们依偎在一起等待极光,当动人心魄的绚烂绽放在冰雪之上时,彼此激动得抱成一团。 他挽着那个高挑靓丽的女人和她在街头偶遇,他淡笑着说,我的未婚妻,齐雅。 从开始的酸甜掺杂,到后来的渐渐苦涩,钢琴的节奏已诉不尽她所有的心事,有液体在脸上肆意纵横,滚烫竟如那日的吻。 他推开她说,别让我再看到这样的你。 ――叶喜欢,我受够你了。 ――若不是因为你母亲,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里,她站起身,完美谢幕。 一切都已结束了。 喜欢。 那么喜欢。 终究还是要放手。 换上厚厚的棉服,口袋里是飞往斯德哥尔摩的单程机票,耳机里一遍遍放着同一首歌―― ..哭泣.因为不想伪装悲伤那一面 ..当你.头也不回离开北极圈 ..有谁能为我.捡起了伤痛 ..…… ..我不要听借口.我只想一人走掉 ..……. ..把爱留在街角.就当你永远不会看到 ..记忆化作.极光出现那一秒 ..我开始微笑.以后会努力过得很好 一月十九日,Kiruna。 不同肤色和发色的人们正在白雪皑皑的营地上等待着遇见极光的可能,有几个男孩兴奋地跑来跑去。 “格瑞,别乱跑!”人群中发出一声呼喊。 被点名的男孩置若罔闻,仍不知疲倦地嬉戏着,完全未觉身后就是一个雪坑。 尖叫声中,一个俏丽的身影推开了他,自己却跌了进去。 右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刺骨寒冷覆上身体,意识涣散的那一刻,喜欢看见天际蔓延的紫蓝的光雾,炫目如那一年。 恍惚中,她又看见他的脸。 一月二十日,上海。 一夜无眠。 清晨的天色微阴,竟飘起了雨夹雪,让他想起圣安德鲁斯。 如果按欧洲时间来算,他的生日还没过。 掐灭手中的烟,他起身走到厨房打算冲杯咖啡。 习惯性地伸手拿下架子上第一个杯子,他凝视着杯身上印着的熟悉笑颜数秒,准备放回去。 胸口忽然传来一下锐痛,他手一松,杯子坠落在大理石地面上。 他瞪住一地碎片,记忆里的笑容再也无法拼凑完整,心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