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警告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个贱人。”森冷的声音在李乔耳边响起。 双拳骤然握紧,他咬牙,一字一句地道:“她是我妈。” 记忆里抱住他的那双手,是那样温柔,他无法将那么难听的字眼和她联系在一起。 他的话彻底激怒了李荣生,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就砸了出去,李乔头一偏,杯子撞上墙碎裂的那一刻,有惊叫声响起。 “喜欢,”李乔看着门边的小女孩,她的脚边是碎裂的瓷杯,“你怎么来了,有没有吓到?” 喜欢摇摇头,有些窘迫地看向病房里的两个人。 其实,李乔下车后她就跟着他进了医院,原本只是想趁机吓唬他,却听见他和他爸的交谈,更没料到会遇见这样的情景,而那只杯子就那样险险地擦过李乔的脸,然后撞在她眼前的墙壁上。 她有些不解,为什么李乔的爸爸对他这么凶,甚至不允许他提到他妈妈? “她是谁?”李荣生脸色稍霁。 “伯伯好,”喜欢甜甜一笑,“我是叶喜欢,叶听风是我爸。” “哦,原来是叶听风的宝贝女儿,你怎么在这里?”得知她的身份,李荣生冲她微笑。 “我在等他送我上课啊,”她指指李乔,语气乖巧,“伯伯你生病了,要多休息,不能生气,我改天来看你好不好?” “好,”李荣生转头看向儿子,“那你先送她去上课吧。” 李乔点头,将地上的文件一一捡起放到床头柜上,然后牵着喜欢的手离开。 医院的长廊上,清晨的风悠悠吹过,有点冷。 喜欢抬头看着身侧沉默的李乔,阳光洒在他身上,却照不亮他眉间的那一抹阴郁。 他的步伐有些快,而他握着她的手又是那样的紧,她不得不小跑才跟得上他。 “慢一点。”她轻轻央求。 他怔住,停了一下脚步,仿佛在思索她说了什么,然后才继续往前走,步子微缓。 “对不起。”他仿佛叹了口气,可脸上的表情却显示着他的思绪依然不知游荡在何处。 她不喜欢这样的他。 那样的安静、孤僻、深沉。 “坐好。”李乔侧身替她系安全带。 “你流血了。”他的脸近在咫尺,嘴角泛着血丝,左颊微肿,破了点皮。 “没事。”他淡淡地回答,抬起手准备随意地一擦。 喜欢拉住他的手臂,从包包里掏出面纸,轻轻地按在他的伤口处。 “痛不痛?”那么帅的脸,却多了这么难看的伤,可他却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痛。”李乔轻声一笑。 “那么这里呢?”一只小手按上他的心口,“这里痛不痛?” 李乔僵住。 那里吗? 痛,很痛。 可是当他看着眼前这双清亮的棕眸,为何心底除了痛之外,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 “喜欢,你该去上课了。”他笑道,声音却有些不稳。 喜欢安静地靠回自己的座位。 不必他回答,她能感觉到。 而她的心里,竟也会那么难受。 “到了。”喜欢指指眼前的白楼。 下车走了几步,她突然回头。 李乔朝她摆摆手,示意她快走,她却又一蹦一跳地跑回来。 “让你猜个脑筋急转弯。”她笑得神秘兮兮的,“这是多少?” 她伸出四指。 “Four.”李乔答道。 “那么这个呢?”她四指弯曲。 李乔愣了半晌,最后放弃地摇头。 “笨蛋,是wonderful(弯的four)!”喜欢阴谋得逞地大笑。 “叶喜欢,你无聊!”李乔忍不住笑骂,“快滚,上课要迟到了!” 喜欢转身跑开,得意的笑声洒遍一路。 迟到又如何? ――只要他笑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