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星期二,阴   午休时分,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电脑屏幕上正播着最新一期的“歌手”,因午餐时喝了些黄酒,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回忆被慢慢翻开,以它泛黄的纸页,迎合着透过树叶斑驳的光影,无声息地踩着时光的脚印,再一次被拓写了出来。   …… ……   高二时,我和室友对着流星许愿,在阳台交换了各自的秘密。   我告诉她,我喜欢的男生是她的同桌,她答应替我保密,可不久后,我发现我喜欢的那个男生总是躲着我,在路上见着我甚至还会绕道而行。   他在用行动在告诉我,他讨厌我。   心高气傲的我,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于是,我将喜欢他的心思埋在心底。   一遍一遍告诫自己,他算什么!我还讨厌他呢!   他成绩优异,我成绩也不赖。月考、期末考,我们的名次总纠缠在榜首或是榜次,互不相让。   路上再遇见,我远远地就会绕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乐此不疲。   我自认为,我赢了,至少,没有输。   我的自尊心正在一点一点被找回来。我似乎变得很强大,强大到可以口是心非,可以颠倒是非,可以将喜欢的种子彻底埋葬。   时光流逝,在日复一日“我讨厌他”的心理暗示之下,讨厌他好像演变成了出自内心。   后来,他恋爱了,对方是高挑、漂亮的校花,是个哪儿都比我强的女生。   我讨厌他,他恋不恋爱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可不知为何,我却难受之极。   我不自信地问,我真的讨厌他么?   这场虚拟战役的结局,我输了,溃不成军。可却还要故作笑容,假装无所谓。   不久后,我被同班的一个低调而平庸的男生表白了。   我回绝了他。不是他不好,只是不能容忍对自己和他人不诚实,不能容许对感情不负责任。   暑假,我一个人去游乐场玩。冤家路窄,我碰到了他和他的女朋友。   我迅速躲在角落,远远偷瞄他们。女生的手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本是美好如画的一幕,透过他的眉眼却发现了一丝冷峻。   一年后,我和他升入了同市的两所不同的重点大学。虽然在同一城市,却从未遇见。   三年后,我大三,终于搭上了校园恋爱的末班车,我被一个不错的男孩子表白了,而这一次我接受了。   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种子终年不见阳光,也没有雨水和营养的滋润,就像是一颗冥顽不灵又坚又硬的顽石。   我知道,是时候给心底这段终不见光、荒唐可笑的感情画上句号了。 我在班级群里找到他的QQ号,试探性地加了他。 我们都已经长大,可以理性地对待彼此,毕竟同班同学这层关系是抹不去的。   我只想摊开我的心事,向他道声歉,也算是给我自己的过去一个交待。   不久后,他同意了我的请求,我们第一次以这种形式成为了“好友”。   我的心砰砰跳,即便是在网络这种虚拟空间,却像是直面着他似的紧张。   字斟句酌,谨言慎行。   当“我喜欢过你”几个字出现在屏幕上时,我突然像快要窒息,后悔得想拿刀子戳自己的心窝子。   对方沉默了。   我望着对话窗口最后那几个尴尬的字,自嘲自讽,看吧,我敞开了心扉,却终被嫌弃了。   我看到对方正在输入,等了又等,度秒如年,他的回答怎么如此艰难?   不想自己过于难堪,我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出一行字,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以示自己拿得起放得下,对他已经没有非分之想。   对方又沉默了。   不过许久,终于等来了回复。   “年轻真好……”   呵,他还真是滴水不漏,我揭了我的老底,他就给了我这般不痛不痒的四个字。   我在心里“呵呵”两声,礼貌了几句后就下线了,其实只是隐身罢了。他的头像不久后就变成了灰色。我呆呆地凝望他那卡通人物的头像,不知不觉,视线模糊了。   第二天,我向我的男朋友提出分手。   他是个好人,可我的心还没有空出他的位置。   感情不是某一个人的独角戏,它需要两个人齐心协力去滋养、灌溉,才会开出美丽生动的花朵、结出真实美好的果实。   次年,在群里得知,他出国了,去了遥远的美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   我终究还是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我知道,是时候在心里和他永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