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莳的这场感冒来势汹汹,成功让她在回国的第一天,就一直呆在别墅里面按,靠着外卖和跑腿买来的药吊命。 直到A大开学的前一天,感冒病毒才终于放过她,让她能在第二天化身小仙女,拿着A大充满特色的通知书,美美的去报道。 为了甩掉因为感冒带来的心理阴影,夏莳打扮自己可花了好一点时间,一直磨蹭到下午一点才出门。 她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箱子里面,踩着五厘米的粉色高跟鞋哒哒哒的下楼。 其实她是不愿意住校的,但是大一新生要求必须住校,夏莳没办法,只能乖乖的住校。 出了门,夏莳站在门口,就像做贼一样的看隔壁。 可是对面落地窗的窗帘虽然大开,但是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 从外面看,夏莳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熟悉感,这让她不禁怀疑,隔壁是不是早就已经换主人,贺莲一家是否早已经搬家离开这里。 一想到这里,夏莳就觉得自己今天的精心打扮好像都是徒劳。 她有些丧气。 A大离别墅并不远,但是在穆林公馆外打车,实在是有些难。 站在太阳底下晒了好几分钟,夏莳才等到自己喊得车。 一上车,凉爽的空调让她瞬间活了过来,连刚才的淡淡失落都被冲淡不少,让她心情又好了起来。 “小姑娘去报名啊?”司机师傅闲聊,“考上A大不容易啊,你成绩肯定很好。” “谢谢。”夏莳还是很谦虚的。 到了学校,她谢过那些要带着自己报名去寝室的学长学姐,自己一个人报完名,准备去买点喝的再去寝室。 她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边走边观察,不放过A大这个知名学府的一切。 拖着行李箱,夏莳边走边找着学校里面的奶茶店,一不小心就走到校门口。 ……是她眼睛瞎吗,为什么她就是没看到能买东西的小店。 夏莳站在A大门口怀疑人生。 找出包包里面的伞打开,她看着门口车来车往,还有拖着行李箱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子,突然之间一股惆怅上了心头。 她还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小仙女呢。 这么多的家长来送学生,也这么多的豪车停在校外。 正当夏莳决定什么都不喝回,直接去找寝室的时候,她面前突然投下阴影,挡住她转身的脚步。 一双黑色运动鞋,白色的袜子包裹着好看的脚踝,从下往上看,是线条流畅的小腿。一条黑色运动短裤,往上看是穿着白色体恤都能看得出来的完美腰线。 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很高,即使是穿了带跟的鞋子,夏莳也不过才齐平他的肩膀。 淡淡的薄荷香带着熟悉的气势闯进她的鼻息之间。 夏莳心跳蓦地漏掉一拍。 周遭车水马龙的嘈杂声在瞬间变得寂静,夏莳仿佛只能听见自己咚咚心跳。 握着伞的手指骤然收紧,在这股让她心跳变得杂乱的薄荷香中,夏莳微微抬起伞,终于窥见逆光中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 她撑着伞,微微仰着头去看贺莲。 而他则是站在夏莳一步之遥的面前,用那双仿佛盛满皎洁月光的双眼看着她。 在夏莳被感动糊了满眼泪水的时候,贺莲突然笑着问她:“夏夏,在机场的那个人是你对吗?” 夏莳:“……嗯?” “我认错了。”贺莲很快改口,在他白玉兰般的脸上,那双眼中的情绪被他深深沉淀掩藏。 夏莳:“……” 这欲盖弥彰的样子,让夏莳从感动变成了绝望,情绪转换之间不过短短几秒。 她用了八年的时间,才终于换来了今天的好久不见。 而夏莳做梦也想不到,和贺莲久别重逢之后的第二次见面,居然会让他认出当时在机场裹的爹妈都不认识的那个人是她。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他会认出那个人是自己! 她夏莳小仙女终于有了黑历史了是吗? 此时此刻,她很想再次原地去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