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贺莲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 怎么说呢,感觉很新奇。 就像是从来没有吃过的一种食物,他以为会难以下咽,其实也就还好,能咽下去。 把背着的包扔到地上,贺莲走到旁边拿起拳击手套,边dai4边说道:“我陪你练练?”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坚定,不让人拒绝。 沈嘉桢没有说话。 他站在台上平稳着,身上的汗水顺着他光裸的胸膛一颗颗的往下淌,直到没进他的腰线,消失不见。 贺莲没有脱掉上衣。 他动作轻盈跃上台,站在沈嘉桢面前,脸上依然是柔和的笑意,在他这张瓷白又美丽的脸上绽放。 沈嘉桢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在ST,其实贺莲才是管束队员最严厉的存在。 他总是这样,不会喜形于色,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一直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保持着一种温和的态度对待所有的人。 即使是现在他说了揭开贺莲伤疤的事,他也一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这让沈嘉桢觉得有一点挫败,甚至是愤怒:“贺莲,你没有想要和我说的吗?” “胜败不是兵家常事,有什么好说的?”贺莲轻笑出声,“不过是输了一次而已。” 沈嘉桢脱了拳击手套扔到地上:“对,就是这一次输,你难以接受,所以接下来的比赛你选择放弃!” 随着手套掉在地上的沉闷声响,贺莲也摘下刚戴上不久的手套:“不过是我太过自信输掉了这场比赛,所以我退赛是为了沉淀自己。” 他垂着眼去解手套,教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沈嘉桢翻身下台,怒意让他无法正视贺莲。 他背对着贺莲站在台下,嗤笑一声:“沉淀自己?UFC强者为尊,被苏烨打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受到打击之后忘记了这是有输有赢的比赛。” 沈嘉桢说完就离开了拳击室,走到外面看见ST的经纪人林洋正靠在墙边听墙角,看了他一眼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站在台上彻底揭开手套的贺莲叹了口气,他走过去捡起沈嘉桢扔下的手套,里面还留着他残留下的温度以及汗水。 林洋推门进来,走到一旁捡起贺莲的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沈老大说话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 “我知道。”贺莲轻松跃下台,把拳击手套放好。 林洋把包递给他:“真不去?” 接过包,贺莲单手插兜站在那里,微垂着眉眼看林洋:“沉淀自己是真的,输给苏烨并没有让我受到任何打击。” “那你为什么……”林洋有些不解。 贺莲:“MMA这项运动,体重级别越低,各种擅长区域的界定就越不明显。我既然输给了苏烨,那么也会输给别人。” “更何况UFC的选手,一年就打2 -3场。苏烨是开始,要想让他变成终点,我必须变得更强。” UFC的比赛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贺莲从来都没有把输赢放在眼里,他生来骨子里傲气满满,最看重的从来不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而是最后的结果。 林洋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贺莲。 他的温和中一向藏着不让人窥见的霸气,对待人的亲近也总是带着疏离,说着这样话的贺莲,让林洋忍不住喊道已经很久没有过的称呼:“老板……” 他顿了顿:“我去和嘉桢沟通。” “不用。”贺莲轻笑,越过他往外走,“我会和他好好聊聊的。” 他人一走,林洋忍不住抹了一把脸。 妈的。 刚才他居然又被震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