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紧了这个钥匙扣,贺莲没想到夏莳居然还会留着它。 “时间这么久了,你还留着?”他言语里面仿佛有跨越八年时光的沉淀。 夏莳拨了拨铃铛,哼笑一声:“当然,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 在她的眼中,好像自己送个钥匙扣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把钥匙交到夏莳的手上,他眼里的温柔像是海水般深邃透蓝:“我家还有你这八年的生日礼物,记得回去之后搬回家。” “莲莲,你真的太好了。”夏莳忍不住又吃贺莲的豆腐,抱住他的手臂夸奖他,并且感叹道,“真的好想把你缩小放进口袋里面装着。” 理想很伟大,现实很骨感。 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了。 贺莲点着夏莳的脑袋把她推开,轻笑道:“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哦。” 对比贺莲,夏莳实在手短,她只能被点着额头,站在原地像是划船一样划着双手,并且玩的乐此不疲:“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嘛,万一哪天撞大运实现了呢?” 这还真是…… 贺莲实在是哭笑不得。 夏莳总是有让他闭嘴不说话的本事。 正当夏莳玩够,停下划得酸疼的手臂,楼下刚好从外面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道尖叫声:“卧槽沈老大!你快出来!林哥和罗素那个狗东西打起来了!” 林哥,罗素。 夏莳很快捕捉到这两个称呼,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她看向贺莲,有些掩不住的惊讶:“之前在外面不是……” 解决了吗? 怎么转眼下个楼没多久,难道就操家伙,直接去宰人了? “哪儿呢?哪儿呢?” “我去喊沈老大!你们拖住林哥!” “老板也回来了,我去喊老板!” 楼下的工作人员叽叽喳喳的声音全都传进两人的耳朵,不等工作人员找到贺莲,他已经唔了一声,轻声对夏莳说道:“我可能要出去一下。” “我也去!”夏莳举着双手表明态度,“我不会碍事的!” 打架啊! 斗殴啊! 成年人之间的决斗绝对充满火花啊! 有看头! 夏莳的双眼里面是止不住的兴奋,贺莲想当做没看到都不行。 他把夏莳的行李箱放到旁边,对她笑了笑:“那走吧。” 夏莳:“嗯。” 两人一路往俱乐部外面走,就在俱乐部门前的那个大广场边,旁边正围了两拨明显泾渭分明的加油助威的啦啦队。 两款不同款式的工作服,就像是两道不同的风景,各自为城。 夏莳远远的就看见林洋正和那个叫罗素的人扭打在一起,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沾了不少地上的灰尘,变得脏兮兮。 不得不说,打架这种事情,不光是女生有着得天独厚的抓头发功力。 事实上,戴眼镜的人要是狠起来,对方的小辫子绝对是揪的死死的! 林洋吃痛的嘶了一声。 他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抠了罗素的眼镜,让他这个高度近视在没有眼镜的情况下彻底变成一个睁眼瞎。 虽然这个架打的毫无技术可言,但还算是有点看头的。 比如两人就跟两条蛇一样在地上扭在一起那缠-绵的样子,颇有一种‘你未死我坚决不放手’的劲儿。 光是这样,就够夏莳看的激动不已了。 不过太兴奋也不好,这毕竟是贺莲他们俱乐部的经纪人。 想到这里,夏莳轻咳一声,还是象征性的装模作样问身边的人:“莲莲,你会劝架吗?” “不会。” “啊?”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很会吗? 贺莲双手插兜,温柔轻笑:“我会打架。” 夏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