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天晨莫名其妙的看着白蕊,他可是好心好意的问,这丫头却这么回答他!“你可知道我是谁?居然这么跟我说话?你就不怕得罪了我?”   “第一,我不知道你是谁,第二,我也不怕得罪你!虽然我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可是如果谁要伤害我,那我也不会放过谁!”白蕊不屑的一笑!   沐天晨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哪个女子如此的自信,还是在她这个堂堂的大将军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都不把丝巾还给我!”   “那是不是我还给你,你就愿意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白蕊摇了摇头!“我可没有答应你,再说了,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我的名字。但是你必须要把丝巾还给我,因为那是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沐天晨还真没有看见过谁如此的和他说话,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那我就偏不给你,有本事你就来沐府拿!”   说完沐天晨就头也不回的离开,白蕊无奈的站在原地,看了看手中的小狗!“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呢?那只不过是一张丝帕,也不是那么重要!”   不过想了想,白蕊还是里面追上前去,快步的跑到沐天晨的跟前,伸手拦住了沐天晨的去路!“喂,你讲不讲道理啊?这可是我的东西,你干嘛要拿走?”   “它是从天而降,你怎么证明这就是你的东西?”   “喂,这里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吗?不是我的东西难道还是你的东西啊?还有上面还有我的名字,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看!”   沐天晨将丝巾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确实是有一个蕊字!“其实你只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把丝巾给你,可是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保证不会告诉你!”   “好了好了,我叫白蕊!”狠狠的瞪了一眼沐天晨,白蕊无奈的开口道!   白蕊?如此熟悉的名字,让沐天晨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出征之前就听说过了。不过他一向都是只问其名未见其人,今日居然会在这个地方看见白蕊!“你是醉香坊的王牌舞娘?”   “你知道我?”   “呵呵,就怕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你的大名吧?醉香坊的王牌舞娘,一曲玉蝶舞名震天下。就连皇宫里,都在议论纷纷!”沐天晨从未去过醉香坊,可是也听说过白蕊的事迹,舞姿超群,美若天仙。今日一见,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如同仙女一般漂亮!   白蕊冷冷一笑,一舞成名,确实是让她成为了整个国家的第一舞娘!“那你现在可以把这个丝巾还给我了吧?”   “其实你长的这么漂亮,而且这刺绣也不错,为何不做其他的事情呢?非要去做舞娘!”沐天晨有些怜香惜玉的看着白蕊,白蕊的年纪并不大,这刺绣的功夫也是很厉害,又不仅仅只是那么一条出路!   白蕊冷哼一声,沐天晨似乎管得太多了!“我想你管的也太多了吧?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我欠了醉香坊的钱,我自然是要还钱,而且我还签了卖身契!”   原来如此,沐天晨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这个女人如此的花容月貌,却呆在那样的地方,对她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将丝巾递到白蕊的跟前!“这个还给你,不要一个人到这里来,这里是森林,万一遇到什么意外,谁对你图谋不轨的话,你可就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