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嘴!”狠狠的瞪了一眼沐天晨,白蕊不客气的说道。立马转身离开,时日不早,她要快点回到醉香坊,不然就来不及演出了!   沐天晨看了看白蕊,既然他现在不想要回去,那还不如去醉香坊看一看,他也想要看看这个女子跳舞到底如何。他之前更是听闻,朝中大臣,甚至是王孙贵族,为了一睹白蕊的舞技,不惜花千金去看。   在丰城里,醉香坊是最出名的酒楼,虽未酒楼,却并非是以酒菜而闻名。让人闻名而去的,就是白蕊的舞技。即便是还没有到白蕊出场的时候,整个酒楼已经坐满了人,沐天晨踏入醉香坊中,巡视了一圈,最后也就只能够跟着小二到二楼的包厢上去。   坐在窗前的地方,放眼望去,整个醉香坊已经坐满了人。而且一眼望去,就有很多的人是沐天晨认识的,在沐天晨对面的那个包厢里,更是让沐天晨看见了熟悉的面容,居然是七王爷韩玮。没有想到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韩玮,也会到这个地方来!   顿时之间整个醉香坊一片漆黑,从幕后缓缓走出来提着花灯的女子,当所有人都注意到那里是,一旁的琴音也渐渐传来,高空中渐渐散落下花瓣,一身白衣的女子从天而降,女子面纱遮面。却依旧遮不住她的绝世容颜,女子顺着布条缓缓滑落下来,落到了舞台正中的位置!   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若仙若灵一般,出尘如仙,恍若仙子下凡,让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如霜的雪白衣袍,常常的银发在空中凌乱飞舞,女子长袖漫舞,娇柔如花。   随着悦耳的乐声,女子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物资,完全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就连眼前的美食都来不及看一眼,视线就已经目不转睛的看在了那女子的身上!   沐天晨还是第一次看的如此的出神,如此婀娜多姿,如此的超凡脱俗,他虽然一直也有听闻过白蕊的舞姿如何的绝妙,可是却也比不上亲眼所见!   一曲乐曲落幕,白蕊也从舞台上退了下来。每日白蕊只会在这个时辰跳一支舞,可就是因为这样,每到这个时候,醉香坊一定是满堂客,绝对不会缺一桌。更是有不少的人排队都无法进来,一睹白蕊的风采。   而其他的舞娘却又重新回到了舞台上,继续给到来的客官助兴。可是没有谁能够像是白蕊那样,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沐天晨不禁拍手叫好,果然是出水芙蓉闭月羞花。走到屋子中央,沐天晨叫来了小二!“去把白蕊叫来!”   “这位客官,白蕊姑娘恕不接待任何客人!”店小二为难的回答道!   沐天晨也早有耳闻,白蕊虽然是一介舞娘,却也从不会见任何的客人,更是不会出去为谁跳舞!“那你就告诉她,今天下午的那个人,想要请她吃饭,你看她是否会答应!”   店小二不解的看了看沐天晨,可是沐天晨的一袭华服,就足以证明了沐天晨的地位绝对不低,他也只好去叫白蕊!   换上了平日所穿的衣裳,白蕊跟着店小二一同来到沐天晨所在的包厢,走入房中。白蕊毫不客气的坐到一旁,沐天晨挥了挥手,店小二知趣的退下,顺手关上房门!   房间里顿时一片安静,白蕊一言不发的看着沐天晨,沐天晨也一样一言不发,只是打量着跟前的白蕊!直到外面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两人都同时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下面所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