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也不止你一个人被我的舞姿折服,那又如何?反正我也不在乎!”   “哦?你可是天下第一舞娘,而且名满丰城,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你的舞姿超群,就连皇宫贵族也是天天前来捧场,这可是多大的荣耀!你难道还不在乎?”   荣耀?白蕊从不认为这些是荣耀,她更是从来就不在乎这些人是否会来这里看她跳舞!“虚名而已,我干嘛要在乎?沐将军不是说请我吃饭吗?怎么一个劲地问我?想要拷问我?我可不是犯人!”   “呵呵,白蕊姑娘你说笑了,我可没有想过要拷问你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要更加的了解白蕊姑娘而已。作为一个朋友,了解白蕊姑娘有何不可?”   “朋友?”白蕊无奈的一笑,沐天晨和她认识也不过是才几个时辰,又怎么可能会是朋友?“你和我认识才多久?你觉得你算是我的朋友吗?”   “只要你愿意答应就好了,没有必要介意我们才认识多久!”   “那我告诉你,我很介意,因为我不喜欢和朝廷的人交朋友。若是沐将军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走了!”说完,白蕊根本就没有给沐天晨开口留她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就开门离开!   沐天晨茫然的坐在凳子上,他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女子?为何总觉得这个女人一字一句都带刺呢?不过白蕊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他觉得有趣,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沐家是朝廷的重要支柱,在朝中有很大的势力。虽然沐家一直都备受皇恩,可是沐府并不像是外人想象中的那么繁华,沐博一直就不喜欢太繁华的装饰,整个沐府除了大厅和其他的儿子,妻子的院子比较繁华之外,沐博的地方却显得有些朴素!   已经是深夜,沐天晨悄悄的回到家中,正准备悄悄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可是走到长廊上的时候,沐博突然出现在沐天晨的跟前,拦住了沐天晨的去路!沐天晨尴尬的一笑,他还以为沐博在书房,或者是早已经歇息了!“爹,你还没有歇息?”   “你知道回来了?”沐博略带责备的口气说道!“这么晚才到这里来!”   “呵呵,我回来之后就四处走走,所以到了现在才回来!”沐天晨尴尬的一笑!   “我知道你不想回来,可是现在你必须呆在沐府,即便是你成家,也必须要呆在沐府!你的大娘和三娘她们,你也必须要见,毕竟也是一家人!”   沐天晨连忙点头,不耐烦的看着沐博!“我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明天我会乖乖呆在家里的!”   “我知道你一直就不喜欢他们,可我们都是一家人,天天都要见面,躲得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你以后还是常常和她们接近,习惯了就好了!”   “我知道了爹,我觉得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说完沐天晨就迅速的脚底抹油逃走,他可不想要继续听到沐博说这些话,他也不想要和那些人走得太近!   沐博无奈的摇摇头,沐天晨一直就不愿意和家里的其他人走得太近,也就是因为这里,才会一直都招到其他人的排斥,让他也是左右为难,而沐天晨也不愿意听劝,每次他要说什么,沐天晨就会想办法逃避!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沐天晨来到书房中,走到桌前拿出了宣纸,迅速的开始画起来。那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一直都记在沐天晨的脑海里,让他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