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实是这个沐府的真正女主人,只是可惜你已经人老珠黄,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到时候我看你可就不是这个沐府的女主人了!”   “你诅咒我?”张雪咬牙切齿的说道,狠狠的瞪了一眼胡灵!   胡灵冷哼一声!“我可是没有这样的本事,只是姐姐你应该先担心一下天宇才对,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你又怎么配得上做一个好的母亲?我可是听说,前两天天宇才把人家的酒楼给砸了!”   张雪顿时一愣,她这几日忙着白蕊和沐天晨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这还是要给人家赔钱的呢!“这件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我的儿子我自己知道怎么教育,比你这种没有儿子的人可要好多了!”   “哼!”胡灵狠狠的瞪了一眼张雪!“不好意思,我现在身体不适,麻烦你们走!”   看了一眼胡灵,张雪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而一直站在一旁的白蕊,无奈的看着跟前的两人,实在是没有想到第一天进入沐府,见到的居然就是这样的画面,不过看得出来,张雪一直以来都以自己是沐府的女主人,而欺负其他的人,胡灵虽然没有子嗣,可是作为一个夫人,院子却这么小,那也确实是有些过分!   胡灵气急败坏的喘息着,突然才看见了白蕊还在!“蕊儿,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白蕊尴尬的一笑,胡灵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膝下无子,所以一直对沐天晨很好,这些白蕊都一直清楚!“二娘说哪里的话,只是没有想到二娘居然会一点都不害怕大娘!”   “呵呵,害怕?我都已经和她争斗了这么多年了,我又怎么可能会害怕?再说了,不管我说什么事情,她也不可能会动手杀了我,我已经对她没有了任何的威胁!”胡灵微微一笑,她膝下无子,自然是无法和张雪争夺家产,所以现在张雪最大的敌人自然是不是她了!   白蕊自然明白胡灵是什么意思,张雪现在最想要对付的敌人自然是沐天晨了,又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对付这个女人呢?“二娘,其实只要忍一时就能够没什么事情了,何必非要和大娘争斗呢?”   “呵呵,我都已经习惯了,而且这个女人也并非善类,你看上去她并不是那么聪明,可她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你以后可要小心一点,她最瞧不起的就是我们这些并非名门千金的人了!”   看了看胡灵,白蕊微微点头,张雪刚刚和她所说的话,就让她顿时明白了张雪瞧不起她!“二娘说的没有错,不过我不想和她争什么,我只有一件事情可做,就是好好的陪在天晨的身边!”   “呵呵,丫头你才刚刚进沐府,这沐府里面的事情,你还不明白,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胡灵意味深长的一笑,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觉得和白蕊很投缘,或许她们两人都是一样的人吧,都是从那些地方走出来的人!也都是一样被张雪瞧不起的人!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白蕊回到房里,随手一挥便关上了房门,无奈的趴在桌上,她之前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就是要和沐天晨在一起,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嫁进来,会卷入更复杂的世界!   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张雪对白蕊的瞧不起,还有胡灵的假意示好,这对她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张雪看见她和胡灵两人走的近,一定会对付她的!况且张雪也不可能会放过她和沐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