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完别墅后,沈尧冰刚坐在了沙发上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开电,沈尧冰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沈尧冰还是接起了电话。 “你干嘛了,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真是的,墨迹死了。”电话另一边沈母的不耐烦的语气。 “有什么事情吗?”沈尧冰平静的问。 “明天回家一趟,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不是日子过的很好,都忘了沈家了,如果没有沈家就没有你……”沈母说着。 沈尧冰说了一声:“好,我明天回去就是了。” 对于沈母突然的转变让沈尧冰心里感到特别的诧异。 沈母看着坐在一旁的沈萱可无奈的说:“你让那个废物回来干什么?如果你不是我亲生的女儿我才懒得搭理你。” 沈萱可搂着沈母的胳膊撒娇道:“妈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沈母无奈的摇了摇头。沈母觉得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的,沈母吩咐厨房做的都是沈尧冰爱吃的菜。沈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可能是后悔让沈尧冰替嫁了,所以……不管女儿做什么样的选择,沈母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她。 霍泽琛知道了沈母让沈尧冰回家的事情。半夜加班到很晚处理完手上的工作以后,回到卧室看着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沈尧冰,轻轻的把她抱到了床上。霍泽琛洗漱了一番后,也躺在了床上,霍泽琛刚躺下,沈尧冰无意识的就往霍泽琛身边凑,抱着霍泽琛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睡的很香甜。霍泽琛望着眼的小女人,心也被融化了。 第二天早上第一缕阳光洒进了卧室,沈尧冰渐渐的醒了过来,醒来后看到已经像个章鱼一样的趴在霍泽琛身上,看着自己的动作感觉羞死了……霍泽琛感受到了怀里的人的动作,但是他并没有睁开眼睛。沈尧冰洗漱完后简单的画了一个淡妆,做早餐。沈尧冰刚做好早餐霍泽琛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你真会醒,否则我还得叫你起床呢。”沈尧冰边说边拿着早餐。 “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等着老婆去叫我起床。” “你…你流氓。”沈尧冰结巴的说。 看到这么不经逗的沈尧冰,霍泽琛低笑起来,沈尧冰看着霍泽琛的笑颜,感觉这是世界上最帅的笑容。沈尧冰花痴的看着霍泽琛。 “老婆,你是不是想让我做点什么?”霍泽琛坏坏的说到。 沈尧冰拿着面包就塞进了霍泽琛的嘴巴里。霍泽琛不以为然的吃着面包。 吃完早餐后,霍泽琛说:“老婆,今天是不是要回沈家,昨天你打电话的内容我听到了。” 沈尧冰无奈的说:“对啊,今天中午的午餐你自己解决啊。” 霍泽琛说:“今天爷心情好,而且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陪你一起去沈家。” 沈尧冰听到了霍泽琛的话后,抱着霍泽琛的脸吧唧就亲了一口。霍泽琛哪里肯到嘴的福利就这样结束了,于是变被动为主动的覆上了沈尧冰的唇,直到沈尧冰喘不过气来,霍泽琛才满意的放开了她。 霍泽琛还穿着睡衣,霍泽琛让沈尧冰去帮他找衣服。沈尧冰看到霍泽琛那温柔的眼神实在忍不住美色,所以乖乖的走进了衣橱。穿什么好呢!沈尧冰想着,反正今天也没有事情,只是回沈家吃顿饭,沈尧冰看了半天,挑了半天拿出了一身灰色的运动装。感觉挺好,突然觉得自己如果穿上一身运动服……于是沈尧冰也换了衣服。 当沈尧冰拿出为霍泽琛挑选的衣服后,霍泽琛笑了笑,觉得自己的小妻子还挺聪明的。于是霍泽琛也迅速的换上了衣服。霍泽琛换好衣服后,与沈尧冰一起现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穿着的情侣装感觉很棒。于是沈尧冰调侃道:“如果以后咱俩一起代言这套衣服的话,一定会卖火。” 沈尧冰身材很好,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有着傲人的身材,霍泽琛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两人搭配在一起堪称完美!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司机在外等候着,沈尧冰推着霍泽琛的轮椅走了出去。上车后霍泽琛吩咐司机说:“先去商场,然后再去沈家。” 这是霍泽琛第一次进沈家的大门,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失了礼节。于是到了商场后,霍泽琛给沈父挑选了茶叶,沈尧冰给沈母选了一条围巾,为沈萱可选了一个手包。一切准备妥当后,他们从商场坐上车,去往了沈家。 到了沈家后,沈家都在,包括平时忙的不可开交的沈建国也在家里。沈尧冰很惊讶的看着沈家的人。突然感觉这样的场景在沈家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融洽过了,沈尧冰的心有了一丝丝的触动! “妹妹,妹夫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尧冰啊这么久没有见到你我真的很想你……”沈萱可陪着笑脸与沈尧冰说着。 沈尧冰冷笑了一下道:“你的牵挂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沈父看到沈尧冰对沈萱可的态度,叫了一声沈尧冰。沈尧冰明白了沈父的意思,不再说话了。 “爸,来的匆忙给您随便准备了些礼物。”霍泽琛说到。 沈父笑道:“你们能回来看看我们就行了啊,不要这么客气。” 沈萱可看着帅气逼人的霍泽琛,现在很后悔当时让沈尧冰替嫁。即使残疾但是也能给她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啊…沈尧冰你怎么拿走我的东西我就会让你怎么给我送回来…沈萱可想着。 沈尧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沈母对她很客气,就连平时见了她就对她冷嘲热讽的沈萱可对她也异常的友好。让沈尧冰都不知道怎么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霍泽琛与沈父一起交谈着。沈母从厨房出来与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后便走进了厨房继续忙去了。沈萱可拉着沈尧冰的手到了楼上的卧室。 “沈萱可你到底要干什么?”沈尧冰问着。 “妹妹,谢谢你替我嫁给了霍泽琛,我真的很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