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泽琛和沈尧冰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后,沈母和沈萱可踩着高跟鞋走了下来。
下楼后,沈萱可看着霍泽琛杀人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很委屈,于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事情败露了,沈萱可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倒了霍简筠身上……
沈尧冰说:“沈萱可,如果你没有那个想法,霍简筠让你干嘛你就干嘛?我告诉你,既然当时让你嫁你不嫁,现在就不要再说你要……”
霍泽琛看着沈尧冰的态度心里很放心,也很庆幸自己没有与沈萱可发生什么。霍泽琛也补充道:“沈萱可,既然你当时没有选择和我结婚,那么你选择的那一刻,我和你就注定没有任何的关系。”霍泽琛的语言很犀利。
沈萱可说:“泽琛,我现在真的后悔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后悔一次。”
霍泽琛说:“沈萱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尧冰,你说沈萱可怎么让她付出代价。”
沈建国说:“尧冰啊,你姐姐糊涂了一次,你要原谅你的姐姐。你就当是报答了我对你的养育之恩。”沈建国从沈尧冰的表情中看出来不会轻易原谅沈萱可的眼神,沈建国为了能够和平相处只能以这样的话,来让沈尧冰放过沈萱可。
听了沈建国的话,沈尧冰心里很难过,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这样对她,但是她也只能忍受。沈尧冰含泪说:“从今以后沈尧冰与沈家不会有任何的牵扯。沈建国,你不配做一个父亲。”说完后沈尧冰转身就离开了。霍泽琛跟着沈尧冰一起走了。
听到沈尧冰的话,沈建国感觉到沈尧冰知道了有关她的身世,但是沈建国觉得自己不能忘记现任妻子对他事业的帮助,所以他只能委屈沈尧冰了!恨也好,感恩也罢,只要沈尧冰过的好一点,沈建国也就放心了。沈母看出来沈建国的难过,但沈母很高兴沈建国能为了沈萱可而去让他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沈尧冰跑出沈家后,情绪很不稳定。霍泽琛抱着沈尧冰,上车后,用沈尧冰的手机给WET的季卡请了假后,带着沈尧冰回了帝霸。
回到家里后,沈尧冰赖在霍泽琛的怀里不肯撒手,霍泽琛说:“傻老婆,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老公,我不会哭,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世,从今天起我和沈家没有任何牵连,我本来想试着原谅沈建国,但是他的态度让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原谅他”沈尧冰严肃的说着
看到这样的沈尧冰犹如行尸走肉!霍泽琛很心疼现在的沈尧冰,但是有些事情谁也代替不了你,自己需要承担的,只有自己能够体会的到心中的痛!
霍泽琛抱了沈尧冰一个下午。沈尧冰的情绪依然很不稳定,看到这样的沈尧冰,霍泽琛心里犹如被针扎一般,他也感受到了沈尧冰在他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霍泽琛暗自想,一定要让沈尧冰快乐起来……这辈子一定不会做对不起沈尧冰的事情让她难过。看到这样颓废的沈尧冰,不愿意说话,想把自己封闭起来。
沈尧冰觉得自己自从被沈父收养后,真的特别的幸福。感受着有爸爸的爱的生活,真的很幸福。沈尧冰感谢沈建国给她的深沉的父爱。沈尧冰曾经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如今才觉得自己所认为的幸运,特别的可笑!
霍泽琛说:“老婆,你记住,你的身边有我,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人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在这场亲情游戏里,我觉得自己失败到了极点,我应该追求内心的自由,但是我却特别渴望自己带来的温暖!”沈尧冰说着。“如果注定所有的感情不能两全其美,那么我宁愿从来不曾拥有过。霍泽琛你记住,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请你主动离开,因为我真的伤怕了,伤口深的让我觉得无法呼吸!”沈尧冰淡淡的说。
“生活还需要继续,不能因为不相关的人和事,让自己忽略自己的所有感情。”霍泽琛说。霍泽琛的话让沈尧冰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沈尧冰坐了起来。
“如果有一天,你不在觉得我是最适合你的人,那么请你离开的决绝一些,让我有离开你的勇气,否则我会很难走出你锁的牢笼里”沈尧冰认真的说。
“永远不会有那样的一天。如果我做了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可以让我净身出户,我不会有任何的……所以请你放心,也请你相信我对你的感情。”霍泽琛深情的说。
这边沈萱可来到了与霍简筠约定的地方,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霍简筠,霍简筠也觉得霍泽琛真的很厉害,服了药后,既然能保留一丝丝的自己的情感。
沈萱可说完后,霍简筠尴尬的笑笑说:“既然霍泽琛都那样说了。那么沈大小姐你应该从你自己身上找问题。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沈萱可觉得霍简筠说得话很有道理,愿意跟在霍简筠的身旁,帮助他的同时,也可以让霍泽琛对自己刮目相看……
在霍简筠的训练下,沈萱可很快也懂得了一些简单的做生意的经验。于是沈萱可就把自己的简历投了出去,简历中也表明,除了腾越公司,不考虑任何一家其他的公司。
当霍泽琛的秘书看到后觉得,这个女孩儿一定来追霍泽琛的,于是把这个很有意思的资料就拿给了霍泽琛。霍泽琛想到沈萱可的话,果断的回绝到:“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有在一再二,,有在一再二就走再三再四。”霍泽琛的话很严厉的再提醒着,如果媒体再扑风捉影的话,一定会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从沈家回来后,沈尧冰准时上下班,回家后会认真的为霍泽琛准备晚餐。日复一日的生活着。
早上突然沈尧冰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一点也不舒服,但是又不好意思去看病。于是左挑右挑,找到了你和女性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