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章东回来了。 脸色却是格外的不好看。 “怎么了?” “出事了。”张东一脸紧张,想必事件不小。 席聿谦直起腰,严肃地问道:“是犯人逃了么?” “不,比这严重多了……那个,容小姐和她父亲死了。” “你说什么?”席聿谦震惊。 容萱死了?这怎么可能?! “一起去看看!”席聿谦立即动身,忽然又停下来,“这件事先不要告诉顾含。” “知道了,咱们快走吧,等着你亲自验尸呢。” 两人迅速赶到警局,两具尸体已经躺直了等着他了。 那张熟悉的脸他也曾日思夜想,如果不是她出国,如果不是她不喜欢他的工作,或许他们真的可以查呢国伟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天是不公平的,不会给每一个人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他知道容萱回来后仍对他有心思,一如既往的爱着,但那时的他已经拥有顾含了,何况,他觉得容萱变了。 这样的容萱不是他认识的容萱,她的心思变得更为复杂,也更为可怕。 他是个很精细的人,就像他会小心翼翼地检查尸体上的每一寸变化,她巨大的变化更是清晰可见,他想要假装不知道也很难。 她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敏感、变得那么不可理喻,表面上她在他跟前跟顾含装作关系很好,背地里却做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上次他得到了容萱的病例,知道她怀着孩子,当时他就与她保持遥远的距离,可没想到,容萱居然处心积虑到连他去帮忙都要拍照,拍下那样的暧昧照片,是要用来威胁顾含的吗? 他确实截获了,不曾给顾含看到,也没有就这件事对容萱发难。 本以为她会就此结束了那些无用的行为,如今她却笔直地躺在他的手术台上。 穿着一身白大褂的席聿谦心里一片冰凉。 尸检进行得很漫长,当席聿谦出来的时候,章东已经快睡着了。 “怎么样了?是自杀还是他杀?”章东半梦半醒的就问起来。 席聿谦背着双手,问:“他们被发现的时候是在哪里,做什么?” “俩人都在大街上躺着呢。老的手里有枪,两人头上都有子弹,不排除是老头杀了容小姐,然后自杀。” “那是容萱的父亲。”席聿谦低下头,重新戴上一副新的手套,开始翻弄着从死者处收集上来的物件,“这把手枪交上去检验指纹吧,不过就算验,恐怕也只能验出容海的指纹。” “……父亲?!”章东简直有些迟钝。 席聿谦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人都不可能自杀的,两人体内都有粉,然而并没有进入胃,显然是在死后被人灌入的。而从头上的弹孔和两人的表情来看,容萱在临死前有过剧烈反抗的迹象,死时很恐惧,而容海却很平静,大概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他的子弹孔是在凝血后才射穿的,足以看出是补的枪……” “那他俩是他杀的咯?” “自然是。” “我去,究竟什么人这么恶毒,他们父女得罪谁了吗?” “我也想不通。”席聿谦仍在播弄死人的物体。 “你在弄什么呢?” “他俩的手机不见了。”席聿谦言简意赅。 手机,这是最重要的死前证物,如果他们在死前有过任何通讯记录,都可以成为很好的线索。 然而没有,他们身上唯独少了那样东西。 “让人去查一下他们的通讯记录,我可以提供容萱的号码。“ “好。” 席聿谦心里阴郁,他怎么也无法接受容萱就这么离开人世的消息。 这个惨绝人寰的杀手,他一定要找出来! “好了,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况且经过这件事,我想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至少我们可以空出时间来差一查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不是吗?”章东还在尽力让席聿谦别那么担心。 席聿谦长长呼出一口气,拍了拍章东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他站起来,看了看走廊里的人来人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章东看着奇怪,他为什么叹气? 席聿谦朝门口走去,章东一看也急忙跟上去了。 “我们回去吧,现在在这里根本没用了,还不如回去商量一下对策呢。”席聿谦转过身对章东说。章东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席聿谦的说法。于是两人就从医院里出来直接回去了。 章东没有回到自己家里,而是跟着席聿谦回到了他的家。席聿谦脸一黑,他其实最不想让自己家里有人,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上官,自然是不想让章东去的。 可是他的这帮朋友似乎都很无赖,认定了席聿谦家里就是舒服,所以无论怎样他们是都不会走的。他们一来二往席聿谦也就习惯了,可是有了顾含以后席聿谦就一点也不想让他们来了。 因为在他看来,他们一来顾含肯定会热情招待他们,这样顾含就肯定会对他们很温柔,很热情的样子。 席聿谦不想让顾含把这一面露给别的人看,尤其是男人。所以席聿谦就很不适应有别的男人来自己家里了。 每当席聿谦和顾含说起这些的时候,顾含都会笑着说他小气。不过顾含觉得席聿谦这才是真正在乎自己,不让别的男人惦记自己,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 席聿谦就是不愿意和别的男人分享顾含的所有好,他觉得顾含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无论是什么。 这不,章东来到他家里,这还没等到章东进家门,席聿谦脸就黑的像碳一样了,那个样子根本就不能看了。但是席聿谦还是忍了下来了,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赶章东出去的话,顾含一定会和自己闹得,所以席聿谦就尽量忍着。 章东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正中间的上官。门一响,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里,上官当然一眼就认出了章东。而顾含和千浅还在大眼瞪小眼,想着这个男人是谁?会不会走错门了? 但是看到后面紧跟的席聿谦,忽然也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上官好久没有见到章东,看到他当然很开心,急忙起身迎接他,席聿谦看到两个人聚集在一起,脸都快要堆在一起了,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客人来了,身为主人的顾含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会是?还呆呆的楞在那里,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千浅更加不知道这是什么情侣,她慢慢挪到顾含身边,用手指捅了捅顾含,问她这是谁? “我也不清楚啊,但是你看他和你们家上官关系挺好,也许是朋友吧。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等有时间问问不就行了。”顾含摆了摆手,说自己也不知道。她说出来这是客人,这才想起了自己是主人,理所应当的要招待人家的。 “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们嫂子,顾含嫂子。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叫嫂子啊?”还没等到顾含招呼,上官就拉着章东来到了自己面前,介绍着自己。 “嗯,你好,我叫顾含。你叫我顾含就可以了,别听他的,叫什么嫂子嘛,不用的。”顾含笑着做了自我介绍,尽管上官介绍过了。顾含认为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嫂子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既然是我们大哥的女人,那我们必须要叫嫂子的。如果不叫嫂子的话,就显得我们不尊敬大哥,不尊敬嫂子了,你说对吗?”章东还是依旧嫂子叫的,而且说的话也句句在理,顾含根本无法反驳。 “对啊,嫂子,你看既然章东都这么说了,你就答应了吧。不就是嫂子嘛,我天天叫你嫂子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你说对吗?”上官还在打邦着顾含一定要答应了章东叫的那声嫂子这才罢休。 顾含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了,只能答应了章东叫的那声嫂子。不过在顾含看来老觉得有些别扭,让他们一声嫂子嫂子叫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 她看向席聿谦,瞥了他一眼,然后就去招待章东了。席聿谦无辜的就被顾含瞥了一眼,而且那眼神里还是满满的都是怪他的意思,席聿谦这可是有苦说不出啊。 当然知道这是他们搞得鬼,席聿谦这次可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他就想着一定要把他们全部赶出去。 这样的话自己才有平静日子过,才可以和顾含享受这二人世界。有他们的打扰,席聿谦觉得想要和顾含过了平静的日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们两全部过来,我有些事情和你们商量。”席聿谦发完话直接就转身上了书房。 今天的席聿谦看起来神色有些阴沉,顾含自然是看见了,但她不会说破,男人嘛,总有自己的秘密不该去戳穿。 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席聿谦极少会露出这种神情来的,到底是除了什么事呢? “好了,具体的事情经过就让章东告诉你吧。然后你觉得这件事情怎么看待?难道真的只是简单的绑架吗?还是另有隐情呢?”等到他们进来,席聿谦直接开门见山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