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火辣辣的疼。慕清莹睁开眼,眼前之人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嘴角的笑很是张扬,头顶一支极为招摇的金步摇金光闪闪。看这一副雍容华贵的打扮,倒像是个古代大户人家的正室夫人。但这人周身却满是煞气和狠毒,此刻正扬起鞭子冷笑着对着慕清莹抽来。 出于本能,慕清莹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鞭子。 “二姨娘,您小心!”身边丫鬟见状惊呼出声。 原来不过是个姨娘!还真是好大的气派! 慕清莹冷哼一声,反手一推,二姨娘便向后仰去。 慕清莹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皱了皱眉,心里有些明白,她大概是穿越了。 见慕清莹醒来,众人都睁大了双眼,只听二姨娘吐了一口:“真是祸害留千年。都怕什么!”她怒喊了一声,突然上前一把夺过慕清莹手里的鞭子就要往慕清莹身上招呼,却被慕清莹躲过。 慕清莹的火蹭蹭的往上冒。她可从来不是好欺负的!想她堂堂世界第一特工,就是穿来了古代,也断不能让人肆意宰割!她从床上一跃而起,朝着女人就是一脚。 二姨娘踉跄了几下,气的脸有些扭曲。她怒声道:“还看什么看,还不上去把她给我按住!小贱蹄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慕清莹怒了,她猛的从几个老婆子手中挣脱,朝着二姨娘就是一巴掌,问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区区妾来教训我这个嫡出大小姐了?” 也算是缘分吧,前世的她意外在守护国宝-蓝影幽石的过程中,激发了那颗国宝中蕴含的某种灵力,本该死去,却魂穿到了刚刚被折磨死去的这个未知的朝代-东越国一个官家嫡女的身体里。 她回忆着。 原主自幼丧母,慕清莹也是。她能够体会没有母亲到底是怎样的孤苦无依。只要一想到原主的母亲就是被眼前这个二姨娘,束海桃,慕家老爷的妾室所害死;而原主虽为嫡出,却常常被束海桃和她的女儿欺负,慕清莹就恨得牙根痒痒。 慕清莹冷冷地扫视了一周,这些人她的记忆中都有,全是为束海桃卖命的。有的甚至因为自以为有了束海桃的宠信,使唤原主干粗活。今日之事她记下了,原主的仇她也记下了;敢碰她慕清莹的人,她定会将伤害千百倍的奉还! 她一步一步地靠近着束海桃,通体要杀人的气息让束海桃禁不住的害怕。她想要往后退,却被慕清莹一把抓住了手腕。 慕清莹从束海桃的头上拔下一支珠钗,在她脸上缓缓的游*着,“怎么?不是要用火毁了我的脸么?不是要用鞭子抽我么,怎么不来了?” 慕清莹在原主的记忆里,看到了无数次被人侮辱打骂的情景,连束海桃身边最末等的奴婢都可以随意使唤她!最可恶的是,竟然就因为一次出门,有人夸她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一样,就被束海桃要火烧她的脸。 束海桃看着慕清莹越来越沉的眸子,浑身颤抖的更加剧烈。“清,清莹,姨娘,不,我,我知道过去是我亏待了你,以后,不,现在我向你道歉,求求你能不能先放手?”束海桃咧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祈求地望着慕清莹。 慕清莹冷笑着轻轻一推,束海桃就瘫倒在了地上。 “碰你,脏了我的手!”慕清莹说着转身要往外走,就听一个极其妩媚的声音传来:“呦,大姐这是怎么了,连姨娘都敢推,怎么说她也是你半个母亲啊。” 慕清莹抬眼一看,这位就是束海桃的女儿,她的庶妹慕听然。 想到慕听然这个名字,慕清莹更是怒火中烧。前世,慕清莹辛辛苦苦养大有求必应,却在执行任务时出卖了自己,想要杀掉自己的妹妹也叫慕听然!记忆里,原主对待这个妹妹也是宠溺无比,却总是被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妹妹坑害。 这样想着,她看向慕听然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寒意。 慕听然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莹姐,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呀?” 状似无意的一句话,让慕清莹起了疑心,前世的慕听然就是这样唤自己的!难道说,慕听然,也一起穿来了?! 正当慕清莹讶异之时,慕听然忽然变了一副面孔,冲慕清莹伸出手,趾高气昂地说道:“把蓝影幽石交出来,我就饶了你。”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 蓝影幽石是什么东西,除了慕听然和慕清莹知道之外,还能有谁知晓?慕听然的话证实了慕清莹的猜想,她,真的一起穿越了! 慕清莹摆摆手,故意装作身体强健的样子,无所谓的说道:“蓝影幽石倒是没有,我慕清莹倒是有一个!” 慕听然见到慕清莹这般无畏的模样,刹那间就有些有些底气不足,道:“慕清莹,我知道你能打,可你别忘了,我还带着这么多人呢!” 大家都笑了,慕家嫡女慕清莹天生是个废柴谁不知道? 慕清莹浅笑一下,呵,反问道:“那又如何呢?” 慕听然走上前去,对着慕清莹的脸就想扇一巴掌,却不想被慕清莹侧身一躲,摔了个狗吃屎。在一旁一直听着的束海桃连忙上去扶起女儿。听名字以为蓝影幽石是一个什么首饰的她,冲着慕清莹带着些哭腔地说道:“真是没天理了啊,拿了妹妹的首饰,还把妹妹推倒在地,这么欺负人,可让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慕清莹一头黑线,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察觉到周围的异样气息,她转过头,发现一个周身气质不俗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