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乔奈儿家,冷少疯了一样拍着门板,手砸的通红也不觉得疼。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看到乔奈儿,这样他才能放心。只有他才知道乔奈儿的妈妈有多么疯狂!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间每久一点,冷少心中的绝望越多一点。拍门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冷少已经听不进洛静语的劝阻。他只知道自己要看到乔奈儿。他和乔奈儿好不容易才能再相遇,她不能只见过他一面就又要离他而去!   不能!   冷少拍门的声音终于惊动了邻居,那位老人开了门出来问:“你们是谁啊!”   冷少不管不顾的挤进了人家的家里,直奔阳台。   那老人急得要报警,洛静语连忙温言软语的解释着,还给老人塞了笔钱。那老人才安静下来。   冷少竟然从邻居家的阳台跳到了隔壁乔奈儿家。中间可是有一米的距离!   这简直看的洛静语心惊肉跳。生怕有什么意外,明日的头版头天就该写当红明星冷少在一小区跳楼身亡了!   冷少从里面开了门,让洛静语进来。   房间内果然没有人。   洛静语环视这屋子,有点阴森森的感觉,果然是通灵者的家,让她浑身上下不自在。   冷少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慌里慌张的说:“没有,屋子里已经没有乔奈儿的东西了!什么也没有!衣服,化妆品,鞋子!都到哪里去了!”冷少转身一拳砸到门板上,木质门板顿时裂了陷下去一块。   洛静语回想起那份报纸的内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冷少突然向另一个房间冲去,洛静语紧跟着进去,竟然忍不住尖叫出声!   谁会在自己家里摆那么多牌位啊!高高低低占满了房间的四堵墙。   “真是怪人!”洛静语小声嘟嚷着。   冷少在四堵墙上快速的寻找着,洛静语疑惑不解的问:“你在找些什么?你又不认识她家的祖宗!”   冷少并不言语,眼睛快速的扫描着这些牌位。突然他颤着手拿起来一个牌位。   当洛静语凑上去看清上面的名字时,再次忍不住喊了出来!   洛静语指着牌位上的名字,不敢置信的喊道:“怎么会是乔奈儿!”   冷少的手指握的死紧,青筋暴起。这个牌位上写的名字竟然是乔奈儿!乔奈儿的名字上画了圈代表已死,并且乔奈儿的姓氏改成跟报纸上所说的未婚总裁同样的姓氏?!   他心中一直猜测的竟然是真的!乔奈儿的妈妈竟然忍心让自己的女儿去冥婚!   冷少紧紧的抱着乔奈儿的排位手足无措的原地打转,洛静语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怔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冷少放下牌位,猛地冲了出去。   “等等我,你去哪?”洛静语紧跟着冷少出去。这短短的两天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洛静语暗自感叹着自己就是奔波劳碌的命!   好不容易征服了冷少的那个奇葩妈妈,又碰上了冷少失散多年的恋人!   恋人重聚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谁曾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洛静语认命的小跑着跟上冷少。   冷少跑出乔奈儿家所在的小区,招手拦着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上,冷少伸手向洛静语索取今日的晨报!   洛静语脸上忍不住挂了黑线,大哥!你又不说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报纸就往出跑,一路跑过来,我刚刚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没等我缓过神来,我就又跟着你坐进了不知驶向哪里的出租车!我哪里还记得什么报纸啊!亲!   洛静语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把报纸落在上一辆出租车上了……”   冷少忍不住一拳捶在自己的腿上,咬紧牙关。   洛静语知道他现在很着急,很彷徨,可是这也不能怨她吧!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冷少!这样的事情太少见了!怎么这么奇葩的事情都发生在冷少身上,还总让她遇到!   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们一眼,插嘴道:“你们是要今天早上的报纸么?座椅的后背袋子里就有!”   冷少就像干涸已久的土地接受着雨露,欣喜如狂。他手忙脚乱的从袋子里掏出一沓报纸,不仅有今天的报纸,前几天的报纸也都静静的躺在冷少的掌心。   “今天的报纸头条还挺有意思的,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越是有钱的人越迷信!那不,某某总裁竟然还搞冥婚!不知道他家人怎么想的!哎!这世道啊!王林都能赚了大钱呢!”出租车师傅谈起今天的报纸,感触颇深。   洛静语小心翼翼的看了冷少一眼,见他专心的用手指在报纸上找着墓地地址,也就不再打扰。这种事,自己冷静下来才行!   洛静语放空身体蜷在座椅中。紧紧的等待着。   “师傅,去某某公墓!”冷少突然从报纸上抬起头,叮嘱了一声。   “好咧!”出租车师傅利落的掉头,车子飞快的驶向目的地。   冷少攒紧手中的报纸,两眼紧紧的盯着前方,面上一片坚定。   看着冷少下来,洛静语总算放下心来,这一去,虽不知结果如何,至少冷少自己努力过,追求过,即使不圆满,日后再想起来也不会觉得遗憾!   “到了!”出租车司机一声提醒,洛静语回过神来,冷少早先一步打开车门下了车。   “谢谢啊师傅!”洛静语从包里掏出钱递给出租车司机,也跟着下了车。   “哎,还没找钱呢!”司机师傅在身后举着零钱喊着洛静语。   洛静语来不及回头,就回了句:“不用找了!”   问过公墓看门人,得知那位总裁的墓地,洛静语跟着冷少直奔山上最高的墓地。   墓地里空无一人,山风飕飕的往衣领里灌。   洛静语尽量让自己忽视那无数个墓碑,搂紧自己的肩膀跟着冷少向山上跑去。还好洛静语今天穿的是双平底鞋,不然跑这么多路,自己的腿不跑断,高跟鞋跟也该跑折了!   冷少抢先一步跑到墓地,众多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在那里围着。   冷少顿了顿,看见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乔奈儿。   她依旧是美的那么动人,面色如玉,静静的躺在地上。美好的曲线一览无遗。   冷少的目光痴痴的落在乔奈儿的身上,竟然发现乔奈儿的胸脯竟然还微弱的一起一伏。冷少睁大眼睛,再对比旁边的男子,面色发青浑身惨白。乔奈儿还没死!   他欣喜若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喜不自禁的在原地转了几圈便往里面冲去。   几名保镖见有意外发生,便连忙赶过来将冷少围住,挡在墓地外,   几名工作人员还在挖着长方形墓坑。那总裁的母亲冷眼看着,乔奈儿的妈妈却止不住的落眼泪。   “乔奈儿!”冷少撕心裂肺的喊着,乔奈儿却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回应。   倒是墓地里所有的人都看向冷少,窃窃私语声顿时响起。   乔奈儿的妈妈冷冷的看了冷少一眼,不知跟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工作人员又继续工作起来。   眼看着那个男子就要被放入棺材内,洛静语这时终于赶了过来。   “住手!”洛静语大喝一声,顿时镇住所有人。   “你们这是犯法的!”洛静语扒开拦着冷少的保镖。   却见没了保镖的支撑,冷少险些瘫软到地上。还好洛静语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那个一身富贵的中年女子威严的开口道:“放他们进来!”   洛静语支撑着冷少强自镇定着向内走去。   一看到乔奈儿,冷少立马扑上去,将乔奈儿抱在自己的怀里。他不停地揉搓着的乔奈儿的肩膀,“乔奈儿,地上凉,你快起来,跟我回家!我们说好要一辈子也不分开的!”   洛静语看的鼻子发酸,险些落下泪来。   她收了收情绪,说道:“乔奈儿还活着,便要将她下葬,这就是活埋!”   看了一眼那个贵妇人,见她并没有露出不耐的表情,洛静语这才清了清嗓子,壮着胆子继续说道:“死者已矣。还在世上的人自然要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夫人,你们某集团在上海鼎鼎有名,甚至全国,全世界闻名。你何必因为一次活埋的冥婚而将某集团多少年来的名誉毁掉!以后若是有人想要跟您们有业务上的来往,得知您竟为了自己的儿子将一个活生生的女子逼死殉葬,那该叫多少人心寒呢!”   看着那贵妇人脸上有一丝动容,洛静语这才胆大起来,“我也听闻这位总裁生前乐善好施,待人宽容。颇有盛名。多少人真心的惋惜这位英年早逝的总裁!若是他底下得知,您为他择了门冥婚,恐怕,他也不会高兴吧!”   “尊重死者的意愿,将死者安放在生者的心里,那他永远与我们同在,不要让一次冥婚毁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