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希被他这巴掌打的天旋地转,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哼出声,转头再次执拗地看着他。   慕北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心疼,掀着滚滚的恨意:“如果不是你这张脸,你觉得我会把你捡进慕家?”   “贱货。”   慕南希攥紧了身下的被子,听着他的辱骂,默不吭声。   慕北似乎不够解气,提起了她的衣领,那以前对自己软声细语的男人,恶狠狠对着自己说:“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慕南希,你不过就是我豢养的宠物而已,有什么资格对着主人说爱嗯?”   “慕北。”慕南希甩开了他桎梏自己的手,那双荡着水光的眼睛,让慕北愣怔了片刻别开了头。   慕南希哆嗦着想要去抱抱慕北,刚一伸手,那男人就像是逼瘟疫一样错开了她。   “小叔叔……我知错了,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慕南希的泪水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那晚上她确实可以选择打电话叫他的私人医生来,她知道是那杯茶出了问题,可还是在紧要的关头朝他伸了手。   不顾那是悬崖,不顾那是地狱。   这个问题似乎戳中了慕北的底线,他暴怒的吼道:“你最错的就是不该爱我!”   慕南希的脸煞白,手指伸了伸又重新蜷了回来:“为什么?”   慕北犀利的眼神定格在她的脸上,犹如君王一般的居高临下。   “你没资格知道。”   慕北走了,他连头都不回。   慕南希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不管怎么擦拭也毫无用处。   空荡的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压抑的哭声。   无论如何,也都是她的错。   连爱一个人都是错的。   正如慕北所说,她确实逾越了。   以往的甜言蜜语再也不会有了,慕北是有底线的,而慕南希就是那个不知死活要去触碰的人。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在慕北眼里居然这样不堪。   手指颤颤巍巍抚摸上自己的脸,眼神暗了几分:“因为脸吗?所以……”   慕北的书房里,还残留着慕南希喜欢的香水味儿,有点甜腻的糖果气息。   刺啦——   这已经不知道是慕北撕毁的多少纸页了,他现在很烦躁,越深的夜,他的心就越是躁动地停不下来。   满脑子都是那晚上迷迷糊糊的记忆。   那个被自己养了七年的小女人,乖巧如一地抱着自己的肩膀,苍白的小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头发一缕一缕早就被汗浸透了。她明明都快承受不住了,还要软声细语的一遍遍在耳畔给他蛊惑:“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该死!”   他一拳砸在书桌上,疯狂的将所有的文件夹全都推到地上。   南城人皆知,慕南希是慕北不能触碰的底线,而只有他知道真相。   慕北颓废的靠在凌乱的椅子上,扯开自己的领带。   他也不知道怒气从何而来,也许是气慕南希的一意孤行,又或是放不下心中的坎儿。   无论是何种原因,慕北都知道自己完了。   他被一个小姑娘左右了思想。   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他的指尖叩在茶几上,眼睛半阖。   也许这个失误是件好事?最起码……他的目的可能会更快的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