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崖子师徒俩会就此认命吗?当然不会。   且说在流渊的话音刚落,云崖子又掷出了法宝。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流渊,但是逃命、保命的法宝,他还有几样啊。   云崖子这次不吝啬地把管用的法宝都拿出来了,只为逃命。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师徒俩时运不济,折腾了好一番还是没成功。   云崖子想既然两人逃不走,不如先让小桑子逃。虽然他嘴里没夸,但心里却明白自己这个小徒弟虽然是女娃,可却机灵过人。只要她能够逃走,一定就能够活下去。   云崖子这一生无儿无女,就这么个徒弟,只要徒弟能够好,他也没什么遗憾了。   “小桑,赶紧走!”云崖子拼尽全力将云桑送出了数丈,自己拦住流渊。   “师父——”云桑回头看着云崖子,眼泪夺眶而出。她摇着头,不肯离开。她内心恐惧,就怕自己跑了,师父就再也不在了。   云桑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在她有记忆起,就是跟着云崖子。虽然她时常怼师父,可是在心里云崖子就跟她父亲一样,她怎么可能抛下他独自逃走!   云崖子看着徒弟不肯抛下自己独逃,心里欣慰却更不舍。   “快走,走——”   云崖子冲着徒弟嘶吼,然后摸出一张符,嘴里念念有词:“天地玄宗,敕妖灭形。急急如律令,去——”   符咒飞起,快速变成了无数的符将流渊给包围了起来。   流渊先还像在看戏般瞅着这道士二人上演着宛如生离死别的场面,这会儿见云崖子居然出了这么一手。他眉不由得一挑,哟,这老道士还是有点本事。可惜他对上的是自己,这些东西就不够看了。   流渊唇角一勾,那火红的广袖只是轻轻一扫。方才还包围着他的符咒就突然燃烧了起来,顷刻间化成了灰烬。   云崖子双目猛睁,心里那点侥幸如潮水一下子退去。   这妖居然轻而易举就把自己压箱底的手段给破坏了!   看来今日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云崖子偏头看着徒弟深深地看了一眼,手一挥,再度把云桑掀远去了数丈。   “走!”   自己回头,看着流渊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您放过小徒!”   看着一脸‘英勇就义’模样的云崖子,流渊扬起了手。   “住手!”云桑子看到流渊举起手,声音都惊得劈叉了。“狐大人、狐大仙,您,您不是喜欢我烤的鸟吗?我告诉您,我不但会烤鸟,还会做很多好吃的。”   云桑子瞪大眼睛一直盯着流渊,然后嘴巴跟吐葡萄皮似的报出了一连串的菜名:“灵月大陆八大菜系,我都会。像翡翠白玉、花揽桂鱼、七星鱼丸汤、西湖醋鱼、东坡肉、东安子鸡、无子熏鸭……”   云桑每说一道,流渊的眼神就有些变化。   云桑一直注意着流渊,自然没有错过他神色变化。心里暗叫了一声:有门。于是嘴巴又是噼里啪啦吐出了一串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烩虾、芙蓉燕菜……总之蒸、炒、炸、煮,我都会。只要您放过我师徒二人小命,我保证每天给您做菜都不重样。怎么样?”   云桑话落,就巴巴地看着他。   而云崖子早就懵了,他没想到小徒弟居然还会来这么一出。但是这狐妖是会答应呢,还是会答应呢?   云崖子心里没谱,却又升起了希望。   毕竟,能活,谁想死。   被师徒两人一近一远地看着,流渊那张好看到过份的脸上还是挂着让人有些恨不能揍他的邪笑。他很久都没说话,久到云崖子师徒心里那点冒出来的希望火苗又要熄灭的时候,流渊才终于开口了:   “要是我吃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