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九月,阳光金黄,此刻,和这个季节最配的,是随心的心情,兴奋的因子,粒粒饱满,尽是收货后的喜悦。 京都,A大。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学校门口人流车流不断,堪比正月十五的庙会,也不逊春运时的车站。 随家司机老张将头伸出车窗外,前面一拉溜的红色汽车尾灯,在这朗朗暖阳下仍是那么刺眼。 后座的随心性子急,“张叔,看这阵仗,一时半会儿难进去,要不,你找个地儿停车,我自己走进去完事儿。” 张叔拧头,慈善的说:“那可不行,我得将你安排妥帖了才能放心。” 随心知道,这定是受了老随两口子的旨意,你们不是忙吗,那就彻底别管我得了,干嘛还得派个心腹跟着呢。 “张叔,要不,你陪我走进去吧,我们办好手续再出来拿行李。” 老张点点头,“这倒是个法子。” 打转向,转方向盘,张叔很快将车找了个安乐窝。 随心下车,长长舒出一口气,步履轻快的朝学校大门奔去,哪还管后面喊她慢点的张叔。 其实,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早有人告诉过她,新生报道时,要错开高峰期。 随心是京都本地人,完全不用凑那个热闹,可她就是要一早出发,对于她来说,早点儿离家就早些脱离控制。 两人往学校里面走着,张叔问:“心心啊,证件什么的都带齐了吧,别落下。” 随心答:“张叔,我应该叫你张婶儿,比我妈还婆妈。” 张叔笑笑:“你这孩子,非得吃了亏才知道。” 随心两眼一翻,是哟,吃亏了才知道,可是,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低级亏呢。 学校里面也不清净,到处是形色匆匆的人,有学生,有学校的工作人员,还有送新生的家长。 入学手续全部办完,随心跟着张叔去学校门口取行李。 好家伙,整个后备箱塞得水泄不通。 随心自己都惊了,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么多!” 张叔还是慈善的语气,“就说你,离家这么近,哪还有那么多东西带的,缺什么随时不就回家拿了吗?” 随心没理会,嘿嘿一笑,“张叔,麻烦你了,估计还得再跑一趟。” “同学,需要帮助吗?” 随心回头,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面相友好的看着她。 需要呀,很需要呢。 但对着一个陌生人,该有的距离感还是得有,“会不会太麻烦你了?”随心笑的自然。 那男生温润一笑,“不麻烦,我今天就是专门负责接新生的,你是哪个系的,我是计科系的,大二,叫张渊。” 随心心动,原来是友好的帮帮团呀,笑意由之前的自然转为甜美,“师哥好,我是中文系的,叫随心,恭敬不如从命,谢谢师哥。” 张渊走近车后边,将体积比较大的两个箱子一手一个拉着就走,随心紧跟其后,也是左右手不闲。 一路上,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张渊礼貌的称呼张叔为“随叔”,随心知道,他是误将张叔当成老随了,却也没有解释。 倒是张叔几次想要说个明白,都被随心适时的挡了回去。他心里清楚,这孩子不喜欢张扬,也就作罢。 到宿舍楼下时,随心问:“师哥,女生宿舍男生不让进的吧?” 张渊:“平时不让进,今明两天例外。” 随心哦一声,刚想说谢谢,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张渊。” 张渊刚好是对着声音的方向,“我帮一个学妹拿东西,你又干嘛来的?” 随心回头,只看见一个潇洒离去的背影,整体第一视觉效果:高瘦。 再稍加一瞥,身体肩胛骨往上,微微有些前倾,随心脑海中自动蹦出一个词儿——长颈鹿。 而且,对别人的问题随意忽略,给人感觉,很没礼貌。 她随口道:“这么拽。” 张渊习以为常的样子,“那是我室友,就这德性,走,我送你们上去。” 随心点头,“谢谢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