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呢?子进,如果没有你,我真的无法准确地找出这家中谁是妖怪。”绯绡眯起凤眼,柔声对他道。 暖黄的灯光下,他黑发如墨,白衣宛如烟云,散发着高贵优雅的美。 王子进被他夸赞,一腔怒气立刻烟消云散。他伸指弹了金华猫额头两下,算是报了今晚的追杀之仇。 两人一猫走出了木屋,只见浩瀚苍穹中繁星如海,正是个华美如诗篇的夜晚。 “可是我不懂,它为什么要害自己的主人?”王子进站在瓦砾中,不解地看着绯绡怀中的猫。 “还是让它自己跟你说吧!”绯绡将猫放到地上。 金色的猫在地上打了个滚,变成了个妙龄少女。她不再做丫鬟打扮,周身遍布金毛,眼睛宛如碧水,已经兽性毕露。 “都是你们,把一切都搞砸了!”她挥舞着利爪,但忌惮绯绡的力量,又不敢造次,“姑娘就要成亲了,她怎么能嫁给那种畜生不如的人?” “你是说苏公子?他不是人中龙凤?”王子进不断挠头。 “呸,人中蛆虫还差不多!多少人被他害得家破人亡,他就是靠骗女人发家的。也只有你们这些人类有眼无珠,会被这种金玉其外的人欺骗。” 王子进迷惑地看向绯绡,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子进,你可还记得我之前夜奔千里,去调查真相?”绯绡娓娓道来,“苏州陈家绣坊在五年前倒闭,据说就是为独女招了个上门女婿导致的,那人仪表堂堂,却专做阴损之事,每天打骂妻子,在账目上做手脚,将所有的钱都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最终陈家被他败掉,陈家女儿也带着孩子跳河自尽了。” “竟然如此阴狠……”王子进听得脊背生寒。 “而且他发了笔财之后,换了个身份,又去了扬州行骗,手法一模一样,专门拣只有独女的商户行骗。”绯绡冷冷地道,“当我查清一切后,便知夏芸云身处险境。” “怪不得你总是提到月亮,因为月亮的脸总是在变……”王子进望着天心一轮皎月,终于明白了绯绡话中的深意。 明月宛如玉盘,皎洁美丽,高挂在天心。它静谧美丽,又善于变化,谁也不知道月宫之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王子进此时才终于明白为何金华猫会将夏芸云变成怪物,又为何将自己的玩具变成了苏浅墨的脸,到处吓人。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阻止这门亲事,而想必将夏家的事告诉说书先生的也是她。 “可是你既然有法力,怎么净搞花招,不直接去教训那姓苏的恶人呢?”只有这一点,他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我们都是被人类‘聘’过来的,如果他没出礼物请我,我怎么能登堂入室啊?”金华猫懊恼地发出嗬嗬低吼。 “原来如此!” 他只知民间有风俗,在养猫之时要送些鱼干给猫的旧主做聘礼,才能将小猫抱回家。 本以为是养猫人之间的情趣,没想到还暗藏玄机。 “如此说来,我若能助你一臂之力呢……”绯绡听到此处,含笑看向了金华猫。 猫妖舔了舔嘴唇,口中獠牙闪露,碧绿的双眼中散发出希冀的光。 王子进看着达成共识的两人,不由得望月长叹。看来不光是人心险恶,面孔如月亮般多变,妖怪也一样诡计多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