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高峰的星川市,大概是每个上班族最痛苦的时刻,地铁如同沙丁鱼罐头,纵横交错的公路上也堵的水泄不通。司机打开收音机,放着晨间新闻,女主播甜美而刻意的嗓音正说着,   ……今天是11月20号,星期四,FM98.5星川交通广播提醒您,初秋供暖,空气质量不佳,能见度低,前方泗水桥路段,发生追尾事故,正在处理中,请各位驾驶员注意安全……   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男人,小心翼翼说,“二.......程老师,堵车了。”   程鹤予没抬眼,哼了一声,听不出喜怒。   通宵工作一夜,身上无不疲惫酸痛,程鹤予头脑虽还清醒,但是要赶去A大上课,也足够烦人,车里笼罩着他缺觉的低气压,司机小吴擦了把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心里默默念叨前面的车能赶紧动一动。   此时晴合娱乐楼下,一个女人焦急地等着车,她身材修长,一双长腿吸睛十足,站在那里就是道风景线,然而秋风凄寒,风景线本线打不到车,又穿的少,冻得牙齿都打冷颤。   穆心裹紧身上单薄的长风衣,维持着女明星基本修养,拧着眉骂了一声,“这怎么赶得上?”   她往前走了几百米,车流依旧堵得一动不动的。   她刚下了夜戏回公司换了件衣服就出来了,此时踩着高跟鞋跟受刑一样,她艰难地顺着看不到尽头的车流往前走,终于手机上提醒她打到了顺风车,她确认了一下车牌后看到了前方的黑色汽车,如蒙大赦地走了过去,顺利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说师傅,我没说拼车啊,怎么还有人,算了算了,赶紧去A大,我来不及了。”上车后连珠炮一般的一串,司机懵了,说,“这位女士,这不是......”   “这不是什么?我也不怪你拼车了,快走吧,我真的来不及了。”   “我们不是......”司机还想说什么,此时堵了很久的队伍终于开始动了,车里另一个男人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女人,眼中幽深一片,他开口,“先走吧,小吴。”   穆心其实一进来就注意到后座这个男人,他穿着一件白色大褂,穆心本以为他是医生,但又看见白大褂下露出的价格起码不下四位数的衬衫,可惜男人带着个口罩,看不见容貌,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狭长双眼,光是坐在那里就气质绝佳。   穆心心道,难道也是个同行?刚下戏?   男人身材虽瘦,却并不羸弱,那双手更是美,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平放在膝盖上,穆心是个手控,看着就挪不开眼,心里想着嘴上就说了出口,“你的手真漂亮......”   他终于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那双眼睛很亮,瞳仁黑的快发蓝,穆心纵使见过圈内众多美人,也被他这仿似天神垂青的一眼看的失神。   车厢内充斥着穆心自己的香水味,很甜,很有攻击性,仔细一闻,又夹杂着一股烟火气,像是老家烧柴的时候会有的味道。男人皱眉,他最讨厌香水味,此时已经是不耐烦的预兆,可穆心来了兴趣,“你也去A大啊,也是演员吗?”   “我没见过你,是新人吗,你认识我吗,我叫穆心,虽然不是新人了,你........”   司机看着从后视镜看着这个误上了车还喋喋不休的女人,掂量着程鹤予的爆发极限,在女人还要说下去的时候按了下喇叭,“这位女士,您别再说话了”   穆心被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嘿,你什么意思。”她穿了长风衣,可里头却穿了件紧身V领的打底衫,露出一截锁骨,而锁骨下更是资本傲人,程鹤予看的眼皮一跳。   穆心这时才后知后觉,自己处在一辆什么样的车里,她对车没有研究,这车外表看起来不显,内饰却十分讲究奢华,就连屁股下这座椅都价值不菲。   更尴尬的是,她手机响了,“喂,乘客您在哪呢,我在楼下等你快15分钟了。”穆心忙不迭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坐了,我取消订单。”